第七百零五章 灯笼果出世3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七百零五章 灯笼果出世3

但是当他看到眼睛的景象时气得一下子就把手里的树枝扔了出去,由于气不过,还给了老曹一脚。 “我靠,彪哥你干啥踢我?还讲不讲点理了?” “我踢你都是轻的,你说说你办的那叫啥事儿?不就是遇到一片特殊点的树林吗?至于发出那么惨烈的叫声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鬼附身了呢。” “周大彪,我靠啊,我出啥声音和你有一毛钱关系吗?你他娘的干吃萝卜辣操心,我看你就是居心不良伺机报复。” 看到前边又掐起来了,在后面和青青卿卿我我地周宇无奈地从柔情蜜意中醒来,揉了揉脑袋大声喊道:“喂喂,我说你们两位大哥还有完没完?咱们今儿个可是出来旅游的,咋又掐起来了?给我个面子,都不说话了行不?” 俩人相互敌视了一眼,便不再继续掐了。 但是老曹还觉得有些憋屈,瞪着钱飞等人气呼呼地说道:“嗳我说哥几个,没你们这么干的啊,不就是遇到一片特殊点的树林子吗?你们一个个的至于像个木桩子似的怵在那里吗?要不是你们哥哥我至于被吓地出声吗?真是的,我让你们熊死了。” 钱飞哥几个相互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敢出声,话说曹哥一怒就跟疯狗似的逮谁咬谁,天大地大,发怒的曹哥最大。 周宇自然知道这些人看到啥了,想当初挑选这片林子可是很不容易的,几乎把太阳岛都转变了才找到这么一片隐秘的空地,要不还栽不了这么多的灯笼果树呢。 于是周宇装模作样地在后面边走边问道:“我说曹哥,你们到底看到啥了一个个惊成那样?” “看到啥了?看到树精了呗?二狗子你别磨磨蹭蹭的赶紧走,我靠,我长这么大还头一次看到这么奇怪的树呢,他娘的,那玩意往中间一躺就跟一张大床似的。估计能舒服得不得了。” “哦?这么神奇?那我们俩可得好好看看。”周宇惊讶了一下赶紧拉着青青快步走了过来。 接下来一群人在灯笼树林里这瞧瞧那看看,钱飞等几个性子活跃的家伙还爬到树中间直挺挺地躺了下来。不得不说这种灯笼树实在是太神奇了,枝条绵软而且韧性大,一百几十斤的汉子躺上去啥事儿也没有。一时间除了周宇和青青外,所有人都爬到一棵大树上躺了下来。 周宇一看不禁满头黑线,话说这灯笼树上最奇特的还是灯笼果好不好?咋的所有人都只知道躺上去而忽略了美味的灯笼果呢? 于是站在树下的周宇大声说道:“喂,我说兄弟们。没看到树上还结了好多奇特的果子吗?要不你们摘一些下来咱们尝尝?” 一语惊醒梦中人,这些人也不躺着了,赶紧兴奋地开始摘果子。 几分钟后大伙儿围着十几个大个儿的果子坐在树下,一个个大眼瞪小眼,谁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咋办。 “我说,这到底是什么果子?长的倒是和南方的椰子差不多。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吃。”周大彪对着大伙儿说道。 “嗯,是和椰子差不多,但是比椰子可是漂亮多了,而且个头也大。对了弟妹,你见多识广知道这是啥玩意不?”老曹晃着脑袋问道。 “曹哥,我也没看过这种东西,还真没法给你答案。”青青摇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哦没事儿。不过这玩意既然长在这里自然就有它的道理,备不住又是一个逆天的好玩意呢,估计是财神爷送给二狗子的礼物。 行了,我看咱们也别瞎猜了,弄开一个看看不就知道了?” 众人齐刷刷地点头应允,心里寻思着老曹终于说了句靠谱儿的话。 说干就干,周大彪用手按住一个灯笼果,还没等说话呢。钱飞抄起开山刀一个力劈华山就砍了下去,等周大彪反应过来之后,地上的灯笼果已经变成了两半。 “我靠小钱儿啊,你太他娘的生猛了吧?哥哥我这辈子还没被啥事儿吓过呢,刚才可是被你惊出了一身冷汗啊。”周大彪说话的时候身上还忍不住地颤抖。 “嘿嘿,大哥你就放心吧,我这刀法绝对有准头。误差也就是一根头发丝的距离,当初在部队的时候因为这一手我还得过奖呢。” 俩人说话的功夫老曹早就把劈成两半的灯笼果捡了起来,虽然里面的汁液已经撒了不少,但是两个半圆的果子里依旧还有不少。 老曹把右手上的果子凑到鼻子前小心地闻了两下。两眼立马亮了起来,然后抬起头对着旁边的小宋说道:“宋啊,哥哥平时对你不错吧?” 看着老曹大灰狼似的笑容,小宋浑身一机灵立马哭丧道:“曹哥,你不会是想让小弟我尝尝这果子吧?我的曹哥啊,您老平时对我是不错,可是我上有老下有小,万一有个好歹你让他们咋活啊?要不咱们拿到县城先化验化验吧?” “靠,平时看你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没想到真遇到事儿了也是个软蛋。算了,还是我来吧。 李不过我怎么感觉这玩意一定是个好东西呢?妈的,为了我兄弟财源广进今天我豁出去了。” 老曹说完大伙儿还没来得及劝阻直接就把右手中的半拉果子朝着大嘴送了过去,脖子一仰眼睛一闭“咕咚”一声就喝了一大口汁液。 “靠!”所有人都被吓傻了,赶紧上前把老曹抱住,生怕他有个好歹。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老曹喝完后就觉得浑身发软躺在了钱飞的怀里,不过还是觉得刚才那汁液的味道确实不错。 这时候周宇忍着笑也装模做样的来到老曹跟前,神情地说道:“曹哥,啥也不说了,你这么冒险都是为了兄弟我啊。不过你放心,万一你过不去今天这个坎儿,你爸爸你是我爸爸,你儿子就是我儿子,你老婆……” 刚说到这里,本来还浑身发软躺在钱飞怀里的老曹猛地绷直了上身大声说道:“二狗子你个王八蛋。你想什么呢?我老婆还是我老婆!” “曹哥,你想啥呢?我想说你老婆就是我亲姐,你的思想可真不健康。” “哦,也是哈,是哥哥我理解错了,那啥,就当我啥也没啥啊。”老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会儿大伙儿都惊喜地看着老曹。看这厮的神态以及动作,哪像是重了毒的人啊?这么说这种果子真得可以吃了? “老曹,你现在觉得咋样?肚子疼不疼?有没有要吐或是要拉的感觉?”周虎关心得问道。 “你才要拉呢,哥哥我现在好得不得了。” 老曹撅着嘴说完这才想起刚才还喝了一大口汁液呢,于是赶紧站了起来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会儿。 大伙儿紧张地看着这厮,三两分钟后老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二话不说弯腰抓起剩余的那半只灯笼果仰起脖子就“汩汩”地喝了起来。 除了周宇外所有人都被老曹弄懵了,等醒过神儿之后老曹已经把里面的汁液喝个底儿朝天。 这家伙可能觉得还不过瘾,伸出大舌头舔了一圈,这才舒服地拍了拍肚皮。 “喂曹哥,啥意思啊?你不是傻了吧?”钱飞不解地问道。 “滚蛋去,满世界的人都傻了哥哥我也不会傻。嘿嘿,小钱儿啊。我可和你说,这玩意老好喝了,清新味美甜而不腻,以后我反正是不喝水也不喝饮料了,啥玩意也赶不上它啊。” 周虎还是有些担心老曹被毒傻了,赶紧从兜里掏出一张老头票子,在老曹眼前晃了几下嘴里问道:“老曹老曹,你看看这是啥玩意?” 谁知道老曹反应超快。趁着周虎没注意一把就把一百块钱抢了过来,大声说道:“靠,你三驴子真当我傻了啊,这一百块钱就当你埋汰我的代价,老子没收了。” 周虎虽然被抢走了一百块钱,但是不但没有不高兴反而还兴奋异常地说道:“我靠老曹,知道抢钱就说明人真没傻。不过那玩意真有像你说的那么好喝?” “嘿嘿,好不好喝尝尝不就知道了?不过虽然我喝没问题,但是换个人可就说不准了。”老曹眯缝着眼睛打趣道。 周虎也不和他逗闷子了,赶紧弯腰捡起一个果子举起开山刀就是一下子。然后也不管汁水横流,抓起半拉就开始喝了起来。 这一喝可坏了菜了,这小子一口气下来愣是劈开了三个灯笼果,直到肚子喝的有些发胀后这才作罢。 周围这些人都是农村出身,都知道一般情况下山里结出的果子啥的几乎没有毒,而且眼前还有两位勇士试过了,所以安全方面是不用怀疑了。 而且看这二位和汁水时那种享受的样子,估计这味道不会差了,所以在周大彪的带领下这群人纷纷劈开灯笼果集体喝了起来,一时间树林里全是“汩汩”的声音。 看这这帮家伙如饮仙露般地享受着灯笼果汁,周宇也忍不住了,赶紧拿来一个大个儿的果子劈开后递给青青一半,另一半留在自己手里。 毕竟是个女孩子,青青还有些忐忑,轻声问道:“周宇,真能喝吗?” “必须的,你放心地喝吧,看他们喝的样子估计味道不能差了,咱俩可别吃亏了。”周宇打趣道。 对于周宇青青自然是一百个放心,于是把手中半个灯笼果凑近嘴边轻轻地明了一小口。 下一刻青青美丽的眼眸一亮,这种汁液简直太适合女孩子喝了,清新爽口不说,闻着都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而且恬淡适宜沁人心脾,实在是浓浓夏日一款不可多得的避暑佳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