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 小王庄的出路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七百一十章 小王庄的出路1

拍完婚纱照后周宇带着刘建去了趟县城的别墅里看了两圈,然后就把装修的事儿扔给他了,自己则开始忙乎空间灰雾外移以及不老草的事儿。 此时的青牛岭除了十几个兰花谷之外,漫山遍野几乎都栽上了不老草和赤杨,由于空间液和空间水的作用,这些植株现在的长势相当好,虽然是炎炎的夏季,也不见有几株打蔫儿快要死的,一株株在骄阳的暴晒下都精神奕奕的,随着山风点头摇摆。 八月份正是不老草的孢子成熟的季节,只要温度合适有适量的风,那些孢子就会从母株上脱落被山风吹到周围,如果恰好落到赤杨的根须下,第二年就会自然的生长出一株新的不老草,野生的不老草也正是秉承这个规律传承下来的。 但是这种传承对于环境的要求实在是太苛刻了,所以造成野生的不老草越来越少。 如今虽然周家村周围的环境还没发生大的改变,但是周宇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埋在地下的大量的空间灰雾一定会改变这种状况的,到时候就会和空间里一样,不老草能够大量的自然繁殖生长。 在利用几天的时间把不老草以及赤杨浇灌了大量的空间水以及空间液后,周宇把配置在空间里的那些不老草之王取了出来找了几个角落栽好,相信这些大个儿的不老草产出的孢子质量也是杠杠的,用它生长出来的不老草的药性应该是顶尖的了。 七八天之后。青牛岭上的不老草孢子如愿的随风飘散,洋洋洒洒地飘落在周围的赤杨树附近,周宇双掌合并向天祈祷,期待着明年这里会看到满上遍野的大个儿不老草。 而在这段时间里,周宇也把空间灰雾均匀地转移到周家村广袤的地下,就等着瓜熟蒂落化茧成蝶的那一刻。 清晨的薄雾还未散尽,山风轻扬绿柳成荫,河滩地上飘荡着醉人的花香。在广袤平坦的河滩地到野鸡岭这片地带几千亩红景天迎风招展,翠绿粗大的植株上结满了暗红色的种子,先不说这玩意值不值钱。光是看着都能给人一种震撼的美。 这时候狼沽河的大坝边站满了人。上自太公们下到老曹的儿子大宝,凤凰山上和村里的老少爷们婶子大娘几乎全员到场,而岸边的土道上也停了好几辆大货车,郭云亮正在和村支书周定邦窃窃私语。俩人眉开眼笑的。五官几乎都舒展到了极致。开心地不得了。 忽然间一道红日从东方的山峦中徐徐升起,东方的天际霎那间变得火红一片灿烂无比。慢慢地那道红日冲破云雾散发出千丝万缕的金芒,照耀着山山水水无比多娇。 一望无际的红景天在金色光芒的照耀下焕发着勃勃生机更加翠绿明亮。 这时候周定邦咳了几下嗓子站在人群间大声说道:“乡亲们。今儿个咱们村的红景天就要收割啦,待会儿大伙儿加把劲儿,争取两到三天把这几千亩地收拾完,要不等种子掉落了咱们的损失就大了。 大家看到没,收购红景天的郭老板就在我跟前,去年就是人家收的咱们的货,那真是公道的没话说。 而且刚才郭老板还和我说了,他感觉今年的红景天比去年的质量还要好,所以每斤湿货给咱们加了三块钱,话说能碰到这么仁义的老板那可是咱们的福气啊,大伙儿呱唧呱唧表示感谢。” “呱呱呱……”所有人都开心地鼓起掌对郭云亮表示感谢。 郭云亮赶紧抱拳向四周频频点头,嘴里说着太客气了。 看到大伙儿气氛都上来了,周定邦又垫起了脚扯着嗓子大声喊道:“下面就按咱们之前说好的,以各村民小组为单位,开始收割红景天。 乡亲们,周家村的好日子来啦,大家欢起来干啊……” “哈哈哈……好日子来啦欢起来干……好日子来啦……” 一时间所有的周家村人个个激动不已,嘴里喊着口号眼珠通红地奔向了地头,开始大规模的收割红景天。 看着眼前人潮涌动,大片的红景天被挖了出来,站在地头的那些过来疗养的老头子们不禁感慨万分,这么火热的场面有几十年没看到了吧?依稀间思绪又回到了那个全民大搞生产的年代。 后来一些老头子终于还是按耐不住,向周宇要来铁锨攫头等农具也开始跟着挖起来,虽然已是白发苍苍体力不支,但是依旧有模有样,全身焕发出惊人的活力。 周家村今年的红景天获得了大丰收,在全村人的努力下,几千亩的红景天没用上两天的时间就全部收割完,被郭云亮及时地拉到药材厂进行烘干,然后再转卖出去,可谓皆大欢喜。 红景天的收入已经超过了大西瓜,周家村只是七八两个月份的收入就达到了每户十万元以上。 尝到了甜头的周家村人没有丝毫的懈怠,手里暂时没活儿的就都跑到山上林中采摘野菜和野果子,这玩意虽然没有大西瓜红景天值钱,但是弄好了也能赚到万儿八千块的,这要是搁在以前那也是了不得的一笔收入啊,再说了都是汗珠子摔八瓣赚来的,谁会嫌钱烧手? 与此同时,小王庄的红景天和不老草也不时地往这边运,看到郭云亮有些忙不过来了,周宇就让虎子和大哥看着度假区,自己和老曹帮着老郭忙乎着,由于俩人对这方面也算是比较在行,所以老郭才缓过神儿,对周宇和外甥是感激不尽。 夏季最炎热的这段时间周宇哥几个一直都是忙碌着的,忙完了两个村的草药收购后这天上午周宇又在凤凰山接待了一位大神-太平镇的张镇长。 自从知道了周宇是市委shu激的女婿后,这位正直的张镇长就没来过凤凰山,一是确实没啥事儿,二是怕人家说自己拍马屁。反正自己已经五十多岁了,好好站完最后一班岗为老百姓谋些福利,清清白白地把一个欣欣向荣的太平镇交给下一任才是正道。 所以说这回要不是有大事儿需要周宇这个太平镇的传奇人物帮忙,张镇长还不会来凤凰山的。 在大门口接到张镇长一行后周宇和周定邦把他领到了水塘前坐好,在这边负责打杂的吴老二媳妇端来几杯茶水,然后在周宇的吩咐下又去洗了一些太阳果等水果上来。 由于不知道张镇长找自己为了啥事儿,周宇把大哥虎子和老曹也给叫过来,三叔现在算是政府的人,有啥事儿也不好帮着自己说话,万一有不好拒绝的事儿也好有脸皮厚的家伙帮着缓和一下。 刚开始张镇长也不说正题,只是一个劲儿地夸赞凤凰山度假区搞的好,带活了附近的乡村发展,而且也给镇里的税收贡献了不少力量。 周宇自然是谦虚应对,不过看张镇长今天的表现估计是有什么大事儿求到自己,否则不会这么夸人的,有些话连自己听着都脸红。 至于周定邦这些人也是大眼瞪小眼,不知道镇长的葫芦里究竟卖的啥药。 说着说着周宇看到镇长大人还没有说正题的打算,于是苦笑道:“张镇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您昨天通知我三叔说今天要找我有事儿相谈,您看这都半天了我怎么净听您夸我来着?这不会就是您今天来的目的吧?” “这个嘛……” 张镇长的脸色微红,不好意思地说道:“小周啊,既然你问了那我就和你实说好了,我今儿个来确实是找你有事儿,只是不知道该咋张嘴。” “没啥不好意思的,张镇长您有啥事儿就直说,只要能做到的我指定不含糊。”周宇爽快地说道。 “哦,那我就直说好了。 是这么回事儿,前些年省政府就下来文件,要求老林子里的猎户走出大山,国家给予一定的补偿安置在附近的村落。 咱们太平镇这边也搬出来几个自然屯,但是由于那会儿没有协商好,造成小王庄和大王庄两个村儿还居住在山里。这不去年年底上边又下了文了,要求这次一定要彻底执行这项规定。 小周啊,每户一万块钱的安置费镇政府勒紧裤腰带倒能凑出,可是每户给予补偿的十亩地镇政府可就没办法了。 咱们这边要说荒山野岭倒是不少,可是这耕地可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你让我到哪儿去弄啊?为了这件事儿我和王书记头发都愁白了。 这不听说你这边带着大伙儿开荒种地发了大财所以我就过来看看你能不能帮帮忙。” “这事儿啊……”周宇吸了口冷气,咂巴着嘴也为难了。 这可是几百户快上千口子的人,只要自己答应了就得让人家能过上和和美美的日子,否则人家舍家撇业的从老林子里出来了还吃不上饭,这不是忽悠人吗?那可要天打雷劈的。 看着周宇为难的样子老曹开口了,“那个张镇长啊,你看看你们政府都解决不了的事儿我兄弟就是一个小屁民他就能解决?我咋不知道他还有这么大的能耐呢? 我看啊这事儿还是拉倒吧,没有那金刚钻俺们就不揽那瓷器活儿了,否则万一把事儿办夹生了我兄弟还不得挨骂一辈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