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 小王庄的出路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七百一十一章 小王庄的出路2

老曹说完后周虎也紧跟着说道:“就是,话说我二狗哥也不容易,这一年来起五更爬半夜是山上下河钻老林子,经常累得浑身抽筋,这才好不容易帮着把周家村的经济搞活了。 现在我们这边刚刚步入正轨您就交代了这么大的事儿给他,您说就他那稚嫩的小肩膀扛得起来吗? 所以啊我们就当您没说刚才的话,今天中午咱们好好吃一顿喝一回,完事儿了您就高高兴兴地回去,赶哪天咱爷们见面了您还是我可亲可敬的老镇长,您看咋样?” “这……这……唉……”张镇长张口欲言到最后又叹了口气,没想到正主儿还没说话呢就来了两个浇凉水的,看来这次多半要空手而归啊。 俩人打岔的工夫周宇也没闲着,脑子高速地旋转着,要说大王庄和自己没多大的关系可以不管,但是小王庄就不同了,那些可爱可敬的村民对自己是真得好,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把他们的问题给解决了。 想到这里周宇笑着朝虎子和老曹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先不要说话,转过头对着张镇长说道:“张镇长,我先声明一下,这个忙我很想帮,但是不得不说这次的人太多了,我也无能为力啊,要光是小王庄我倒可以帮着想想办法。” “哦?小王庄你可以帮? 哎呦小周啊,你可真是新时代的好青年,现在对我们来说阻力最大的也是小王庄啊。 只要你能把着我们把小王庄的乡亲们安置好了让他们心甘情愿的下山,你就是大大的功臣,我和王书记一定要给你请功。” 张镇长没想到事情还能来个峰回路转。一下子就出现了转机,高兴地对着周宇说道。 周宇摆摆手示意张镇长暂停兴奋。笑着说道:“张镇长,我这边帮是帮。不过该给小王庄乡亲们的土地一点也不能少,话说农民要是没有土地那还叫农民吗?” 听了周宇的话老张立马蔫儿了,苦笑着对着周宇说道:“我说小周啊,我和你爸你三叔认识也有十几年了,你刚才的话不是在耍你张叔吗?要是土地足够的话我还用来找你帮忙吗?” 周宇一听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说岔纰了,赶紧解释道:“对不起啊张叔,是我没说明白,我的意思是没有耕地不是还有荒山野岭吗?你总得给人家补齐了吧?” “荒山野岭也行?哎呦,这个没问题。要是小王庄的乡亲们没意见,狼沽河对面的那些荒山野岭都给他们也没问题。 那些地方原本都是镇里管辖的,也没人承包,就连免费给他们开荒都没人愿意去。真要是小王庄的人愿意要,还帮着镇里解决了不少问题呢。要不看着那么多的荒山野岭在那里,我们心里也难受。话说国家的土地不就是要给老百姓造福的吗? 还有啊,除了这些荒山野岭之外我们每户还补助一万块钱和五亩耕地。 还真是巧了,我们补给小王庄的几百亩耕地也在狼沽河对面,原本是刘家堡的耕地。不过为了这次搬迁的事儿我们废了好大的劲儿协调了一下,从别的地方又给刘家堡补了一些,现在看来还真是天意啊。” 周宇点了点头,这个张镇长还真是一个干实事儿的人。说话干净利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而且也在尽最大的努力帮着百姓谋福利。 想到这里周宇钦佩道:“张镇长,就冲着你这么个好官我也得帮帮你。小王庄的这个方案我看成。没想到你们会想的这么周到。 这样吧,要不您顺便再把大王庄的事儿唠扯唠扯?要是能帮的话我也尽尽力。” 听了周宇的话张镇长感动地无以复加。五十多岁的老镇长缓缓地站了起来,深深地向周宇鞠了一个躬。嘴里同时说道:“小周,无论结果咋样,请允许我代表镇政府和大小王庄的乡亲们谢谢你了。” “哎呦老张这可使不得,你咋能给孩子鞠躬呢,他哪能受得了这个?”周定邦反应最快,赶紧上前扶起张镇长。 “是呀张镇长,您刚才这下子我是真受不起啊,其实我也只是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儿,但不得您这个躬啊。您这不是折我的寿吗?”周宇也吓了一跳闪身躲开了。 “小周啊,你绝对受得起这个躬。之所以你自己觉得受不起那是你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太平镇的名声。 现在镇里谁不知道周家村发了,出了一个年轻有为的大好青年周宇?大伙儿一提起你哪个不得竖起大拇指? 你看看你把周家村发展成啥样了?现在家家户户都富得流油,听说小王庄也得了你不少力,所以只要你同意帮着他们致富,这事儿就一定能成功,做为太平镇的父母官我必须要给你鞠个躬,你帮着我们解决了大问题啊。”张镇长激动地说道。 周宇苦笑一声对着还站立着的张镇长说道:“镇长您先坐下,还是先给我说说大王庄的情况吧,能帮的我就尽量试试看。” “嗳,好嘞,这回我可把心放到肚子里了,咱爷们慢慢说。” 说完长镇长又坐了下来,咕咚咕咚喝了两口茶水后又接着说道:“要说起这大王庄的情况吧比小王庄可是要强上不少。他们村只有一半人口居住在老林子里,大概七十多户,要是迁出来正好和外面那一部分住在一起。 只是这住的地方虽然是够了,但还是有些麻烦,主要就在这耕地上,因为人一旦迁出来后老林里的那些耕地就不让种了,所以只能在老林子外给他们补齐。 可是你也知道,那地方哪有那么多的耕地?所以这事儿就一直将在这里了,不过他们村周围还是有不少荒岭野地的,也没人愿意种,如果他们能接受那些地方,那这事儿就解决了。” 周宇一边听着一边沉思,不时地还点了点头,直到张镇长说完这才开口说道:“镇长,这样吧,你说得那些荒岭野地就做为补偿补给他们吧,我这边想想办法争取帮着他们搞点药材和作物种植,别的不敢说,保证比种苞米大豆啥的强多了。” “哈哈哈……要的就是你这句话。现在谁不知道周家村就是靠种植药材和大西瓜发了家啊?本来我们还组织过人手讨论过你们村的发展模式,但是后来听人说那些西瓜种子只有在你们这边才能种好,别的地方种出来的西瓜味道虽然还不错,但是和你们这里的一比差的就太多了,所以我们一合计,这种模式根本就不可复制,最后也不了了之了。” 周宇听着,警觉暗幸的同时心里也坏笑不止,别的地方没有空间水也没有空间液,能把西瓜种好才奇怪呢。 看到问题解决了,老曹和虎子也不再当恶人,在一旁开心不已。 其实他俩之所以所那番话也是想给周宇一个缓冲的机会,毕竟这可是大事儿,一定要想好了各方面都斟酌到了才能答应。都是堂堂正正的爷儿们一口唾沫一个钉儿,答应了就得做到。 而且这二位也特别喜欢小王庄的那些汉子,爽快、憨厚,没有心眼,人也勤快,真要是能帮到他们自己也高兴。 不过虎子刚才听得比较仔细,这大王庄的人迁移后有地方住,可小王庄都是在老林子里,他们以后住在哪里?就算是每户补助一万块,可是房子盖在那儿? 想到这里他赶紧问道:“我说张镇长,刚才你说大王庄的人迁出来后还是住在大王庄,可是小王庄的那些人咋办,住哪儿?” “周家村!”还没等张镇长答话,旁边的周定邦抢着回答道。 “周家村?哎呦我的老爸啊,你虽然是村长支书一肩挑,但是这周家村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你说住就住啊?我也想他们住在村里,但是你起码得开个村民大会和大伙儿吱一声吧?万一有人不同意呢?”周虎反驳道。 周定邦眼皮都懒得抬不屑地说道:“你小子也别和我抬杠,周家村自然不是我一个人的,但是你老子说句话保证好使,信不?” “我……”周虎也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他知道老爸说得都是事实。 看着三叔和虎子差点没争执起来,周宇笑呵呵地说道:“行啦,虎子你就不用操心了,三叔是够大气,但是我觉得让小王庄的乡亲们住到村里来也不好。本来大伙儿住的敞敞亮亮的,这一下子多出好几百号人谁能不闹心?就是关系再好也不行。” 听了周宇的话周围这几个人点了点头,周大彪对着大伙儿说道:“我觉得我兄弟说的有道理,咱们和他们是处的不错,但是一下子几百人进了村还是感觉有些不得劲儿。 不过我觉得这事儿张镇长应该有好的想法吧?咱们也别在这儿瞎研究了,还是听听领导是啥意思吧。” 张镇长有些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对着大伙儿说道:“具体的地方我们还没找好,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在他们的自留地上盖房子了,也就是狼沽河的对面,你们村和他们村只隔着一条狼沽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