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 小王庄的出路3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七百一十二章 小王庄的出路3

张镇长说完,周宇站起身背着手来回走了几趟,冥思苦想地想着法子。 最后周宇还是停了下来,对着张镇长说道:“镇长,这样吧,如果小王庄的乡亲们同意的话就并入到周家村吧,反正周家村的人口也不算多。至于房子的事儿我来想办法,保证把他们安置好了。” 说完后周宇又对着周定邦打趣道道:“三叔,我这么安排行不?害不害怕?。” “咋不行?我害怕个毛。要是你去年不回来咱们村不还是吃饼子喝菜汤么?小王庄这帮乡亲们来又能咋的?最多咱一朝回到解放前,只要有地在咱就饿不死,大不了从头再来嘛。 再说了你小子心里门道多,既然你有信心三叔就支持你,相信周家村的老少爷们也都是这么想的,所以你不要有啥包袱,想干啥就干啥,你的这些长辈保证不会拖后腿儿的。” “哎呦我的三叔,这思想这境界就是高啊。挥挥手潇洒地不带走一片云彩啊。”老曹忍不住了,竖起大拇指又不着调地夸了几句。把周定邦夸得是满脸通红,恨不得踢这小子两下。 旁边的张镇长感动地说道:“周家村的爷们就是了不得,你们叔侄俩都是好汉子。那行,事儿就这么定了,小周你要是有时间的话明天能不能和我们去趟小王庄?这事儿赶早不赶晚,早些定下来我们也好操作,要不这么多人还不知道啥时候能迁移完呢。” 周宇想了想回答道:“成,明天就明天。我和三叔他们今晚再开个会,和村里这些叔叔大爷再商量一下。我估计问题不大。不过镇长啊,对于小王庄的安排我还点要求” “哦。啥要求你尽管提,只要能做到的我们保证不推辞。”张镇长爽快地说道。 “哦,倒也没啥特殊的要求,就是小王庄现在有猎捕证的你们不能取消,毕竟他们打了一辈子猎了主要还是靠它谋生。而且他们这两年在老林子里采了一些草药卖了点钱,所以说以后也得同意他们过去采药。要是这些条件都满足了,我有百分之九十的信心劝说他们迁移下来。” “哈哈……没问题,这些条件你就不提我们也会这样做的,其实让他们迁移下来也是为了他们好。他们过得越好我们越高兴,哪里还会剥夺他们的利益呢?这个你放心好了……” 事情谈的异常的顺利,张镇长最后拉着一些周宇送的山货和一桶菊花酒高高兴兴地回去了。 中午吃完饭后,周宇开着车到了村委会,这会儿几个委员都到了,于是周定邦就把小王庄的事儿和大伙儿说了一遍。 结果和周定邦想的一样,几个委员都没啥想法,反正周家村的致富都是周宇一手捣鼓出来的,只要他同意了那就是心里有底。所以一致同意和小王庄合并,只是这住的地方就不太好找了,自己这里也就是个村子,这一下子多出几百号人还真得好好规划规划。 这时候周宇笑呵呵地说道:“三叔、张叔、各位叔叔大爷。我倒是有个想法可以节省不少地方。” “哦?那你好不敢进说说?”周定邦催促道。 “那我就说说啦。你们看啊,咱村以前地方足够宽敞所以这房子盖的也没啥规划,有的隔着几百米有的隔着七八米。最近的也得有三四米远吧?这可造成了不少的浪费。 当然了这是历史问题,谁叫那时候咱的土地多呢?而且咱村大部分的房子都有个几十年以上了吧?我记得这十年来也就三五家翻过新房子。所以嘛我看还不如就着这次机会彻底改造一下。”周宇侃侃而谈,但是这说出的内容却是让大伙儿心里一惊。 “改造?二狗子。你说的改造是咋回事儿?说得我心惊胆战的,快点给我们好好解释解释。”张会计站了起来紧张地问道。 “嘿嘿,这有啥解释的?改造自然就是扒房子喽?周宇打趣道。 “我去,你个兔崽子能正经点不?”周定国一听火儿了,抬起脚就要踹周宇。 “哎呦呦三叔,你咋这不禁逗呢?还赶不上我张叔和刘叔大气,你看人家听说扒房子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把你吓得,这哪还像当年的周家三虎之一啊。” 还没等周定邦回话呢,张会计呻吟了一声好像刚醒过来似的瞪着眼珠子大声说道:“二狗子,你说谁没反应了?我他娘的刚才那是被你吓着了好不好?还扒房子?你当那是小孩子过家家啊?房子扒了你让大伙儿睡大街啊?” 这时候其他人也清醒过来,看向周宇的眼神就有些不对劲儿了,尤其是柳家的二叔已经弯下腰看样子是想“脱鞋了。 周宇一看赶紧说道:“喂喂喂,镇定,一定要镇定啊。真是的,我这话不是还没说完吗?你们想干啥?告诉你们啊,今天你们要真是揍我一顿,你们是痛快了,但是周家村损失可就大了,不信你们试试?我保证不跑。” 这几句话倒是把几个大老爷们给镇住了,周定邦咬着牙说道:“行啦,你也别在那儿穷白乎了,你到底是咋想的,赶紧和大伙儿说说,我看看能顶顿揍不?” “嘿嘿,甭说顶一顿揍,叫我说顶上三顿五顿都值。 上午张镇长走了之后,我就在想咱村的规划问题。反正小王庄的人要下来到我们村住,再加上咱这里也没几座像样的房子,所以我想干脆都扒了重建得了。 新房子全都盖成二层的小别墅,每家一座,里面自来水暖气沼气啥的都给配备齐全了,冬天住着也舒服不是?” 周定邦和村委会的几个人的呼吸加重了,周宇勾画的蓝图他们连想都没有想过,住着小洋楼,里面还有暖气沼气和自来水?哎呀妈呀,那不是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了吗? 要说张会计不愧是干会计出身的,一下子就想到了花费的问题,小洋楼是好,可是周家村除了周宇哥俩谁能盖的起? 于是老张有些遗憾地问道:“二狗子,你刚才说得这些真是好啊,可是盖别墅得不少钱吧?今年大伙儿是赚了不少钱,可是要想盖别墅还差得远吧?” “嗯,张叔说得没错。中午的时候我和刘建大哥通了一阵电话,主要聊得就是别墅的事儿。现在在农村盖一座二层的小别墅也就十七八万左右。但是这些钱可是包工包料的,主要还在料上。 我和刘哥商量了一下,要是咱村自己买一台压砖的机器自己造砖,估计十五万顶天了。而且咱们还可以出人力,内部装修咱也可以自己干,我八叔他们不就在镇里干过一段时间的装修吗?可以带着大伙儿把能干的都干了,实在咱干不了的就请专业的人来干,这样也能省些钱不是?” 周宇忘我的说着,周围的这些爷们一个劲儿地咽着唾沫,末了周定邦颤声地问道:“二狗子,那这别墅最终七八万能下来不?” “七八万?三叔你做白日梦呢?最少得十二三万。那是别墅,不是瓦房也不是平房好不好?”周宇翻着白眼无力地说道。 一听这个价儿,周定邦急眼了,扯着嗓子说道:“妈拉个巴子的,你嘚不嘚地说了一大通,老子还以为几万块钱就能下来,明年就能住上别墅呢,感情还是镜中花水中月啊。 妈的,十二三万,你让我们去抢啊?” 周宇也不生气,笑着说道:“三叔,要是张叔说这话我就同意他去抢了,但是你嘛……只需要把虎子揍一顿,弄他个几十万就跟玩儿似的。” 周定邦觉得自家侄子这是皮子痒痒想要挨揍了,瞪着眼睛就过来踢他两脚。 周宇一看玩儿过火了,于是赶紧陪着笑脸说道:“哎呦三叔,您可悠着点。唉,你们咋就没一点喜感呢? 得了,不和你们开玩笑了,别墅的事儿我已经想好了,不管需要花十几万还是二十万,每家只需要拿出五万块钱就行了,剩余的钱我来补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