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问题解决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七百一十五章 问题解决2

听了王志林的话周定邦摇了摇头说道:“虎子?拉倒吧,那小子有些不着调,别一犯浑再把周家村给我卖了。” 看着一本正经的三叔周宇很无奈,从过年到现在三叔没少在自己跟前磨叽。 可是自己守着这么大一摊子哪还有精力当什么支书村长啊?再说了自己的志向也不在此啊。不过这个接班人要是不早点选好,估计三叔以后还得在自己跟前磨叽。 也罢,死道友不死贫道,趁着今天某人不在干脆就把他卖了吧。 想到这里周宇憨憨地笑了笑,对着周定邦说道:“三叔,既然你提起这事儿了,那我心里还真有一个合适的人选,就是我大彪哥。经过我将近一年的观察,我发现大彪哥威武豪迈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沉稳而玲珑剔透的心,要是把周家村交给他保准没错。” “大彪?嗯……这个想法不错啊,我咋就没想到呢?估计是那小子不经常在村里的缘故吧……”周定邦陷入了沉思。 本来人家张镇长今天来是有重要的事儿的,没想到小王庄的人到齐了后竟然讨论起了接班人的问题,这是严重的跑题啊。 于是老镇长咳嗽了两声慢条斯理地说道:“我说两位支书还有小周,咱们是不是该谈谈正事儿了?至于你们两个村接班人的问题是还是回去讨论吧。你们放心,只要是你们选出来的人镇政府这边保证批。” 两个支书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大伙儿坐好,由周宇把自己以及周家村这边的想法说了一遍。 说完后周宇接着说道:“四舅、各位舅舅、冬子哥,咱们都不是外人,除了我愿意帮助大伙儿外,周家村的老少爷们也都欢迎小王庄乡亲们过来,大伙儿齐心努力发家致富,小日子保证能过得红红火火的。 那个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你们有啥想法可以说说。咱爷们可以慢慢商量。” 在座的小王庄众人听得是感动万分,没想到周家村会这么仁义,竟然主动邀请自己过去居住,而且住的还是独门独院的别墅。更没想到的是周宇外甥愿意帮助村里致富,这可比多补助几亩地和三两万块钱强多了。 因为这一年多来大伙儿可是深有感触,周家外甥只是提了几个点子就让各家发了大财,这要是以后并入一个村儿了他还不得更加关心这些人? 基于这种想法。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小王庄掌舵的这些人毫不犹豫地同意了搬迁。但是考虑到周家村的别墅还未兴建,而山上的农作物啥的也没收割,所以暂定在冬天的时候等别墅建完山上收拾利落了小王庄就开始搬迁。 当天小王庄的人没让周宇这些人走,晚上的时候大伙儿吃了顿原汁原味的野味大餐,然后就在王志林的带领下和村里的老少爷们简单地开了个碰头会。周宇的想法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同时大伙儿对这个大外甥是感激不尽。 开会回来后张镇长一行有些困便睡觉去了,周宇把舅舅、三叔以及四舅和冬子哥叫到一起,来到院里坐下闲聊。 山里的空气清新无比,从老林子里传来的山风还带着花香,月中的黑夜一轮明月斜挂枝头,在山风的吹拂下在枝叶的遮挡下。斑驳的月光映在窗户上,影影绰绰。 明月当头,繁星点点,听着虫鸣蛙叫,院子里的人们开心的聊着,偶尔发出欢畅的笑声。 “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王志林感慨地说道:“大外甥,小王庄的乡亲都要感谢你感谢周家村啊。 你不知道这些日子把我们折磨的。老少爷们每天都睡不好觉,生怕第二天醒来就被逼着搬迁呐。 你说我们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即使穷了点可是还吃得饱饭,万一给我们弄到哪个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你让我们咋办?话说我们这些人祖传的手艺就是打猎和种地,现在猎不能打了这地还不够种,你说能不上火吗? 不过这下可好了,你们一来我们就吃了定心丸了。大伙儿又有盼头了啊。” “四舅,你就不要客气了,咱们谁跟谁?昨晚上当我三叔和全村的老少爷们商议这件事儿的时候大伙儿异口同声全部同意你们过来,说咱们小王庄的汉子个顶个都是好汉。可见咱们村的人缘那可是杠杠的呀。 不过你刚才提到打猎我这里还有一个好消息。 昨天我和张镇长提条件的时候就把这条带上了,你们村的捕猎证还继续有效,即使下山了也还能打猎。”周宇笑着说道。 “要捕猎证还有个屁用?人都下山了上哪儿打猎去?总不能天天十几二十里地往老林子里钻吧?那样的话就是铁人也扛不住。”王冬带着情绪说道。 “呵呵,冬子哥,如果你想打猎还是有的打滴。我不是承包了几座大山,不是还有一个度假区吗?咱们可以拿出一坐大山成立一个专门打猎的场所,猎物呢咱们自己养,你们就做为打猎的指导教练专门指导游客打猎,这样一来你们不但能继续过着打猎的瘾还能赚到钱,你说多好?” 周宇的话让王志林和王冬眼睛一亮,脸上的郁闷之色一扫而空,王冬高兴地说道:“兄弟,你说得都是真的?我们即使下山了还能捞着打猎?” “当然了,你们这些出色的猎人以后可是我度假区的狩猎教官,你们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而且除此以外你们这边老林子里的不老草和红景天也可以继续采摘,这些东西可是相当值钱的,即使道儿再远点咱也不吃亏。”周宇认真地说道。 “哎呦大外甥,你可说到点子上了。本来我还想和和你好好说道说道红景天和不老草的事儿呢,没想到你都想在前头了,这脑袋瓜子就是好使。”王志林高兴地说道。 “嗯,这些都是关系到你们的切身利益,我可不敢马虎啊。 对了四舅、冬子哥,今晚把你俩找出来除了刚才那两件事儿外还有件事儿要和你们商量一下。”周宇接着说道。 “大外甥,有事儿你直说,是不是又有啥好门道了?我现在老喜欢和你说话了,句句都是好点子,句句都能卖出好价钱。哈哈……” “呵呵,四舅还真是让你说对了,就是关于小王庄的。我知道咱们村不管男女个个都是编织的好手,用柳条、棉槐条能够编织出各种各样的编织品,尤其是用紫藤编织的椅子和大床,那简直可以称之为艺术品了。 我是这么想的,你们下山后要住到周家村和周家村合并成一个村子,而我们村那边现在已经在搞大集体,科学种植,用不了那么多人手,所以你们下来后指定会余富出很多人手的。 我就想咱们能不能把紫藤移植到山下,反正这玩意生命力极强,在哪儿都能生长,咱们就把镇里分给你们的那些荒山野岭拿出一部分种上这玩意,到时候咱们成立一个编织公司,专门提供手工编织的紫藤椅子、大床以及其他的编织品。 四舅、冬子哥,现在的人追求的是自然和原始,你们说咱们这么漂亮的紫藤手工品能不值钱吗?绝对是财源滚滚啊。” “呼……”王志林和王冬爷儿俩深深地喘了口粗气,相互看了一眼后狠狠地点了点头,看向周宇的眼神立马变得热切无比。 “大外甥,你真是神了啊。没说的,这事儿就听你的,咱们小王庄的人从下生就会打猎和编织,这玩意已经渗到骨子里了,你要你给我们个图案或是实物我们保准能编出实体来。 对了,这些日子正好山上没啥事儿,我看还是召集大伙儿先砍一些紫藤枝条培起来,过两天就挑着到狼沽河对边的荒山上移植,过年这时候也差不多能开始编织东西了。”王志林兴奋地说道。 周宇点了点头,大伙儿又高兴地唠扯了一阵子后这才洗洗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