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七章 大婚筹备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七百一十七章 大婚筹备2

看到老曹又瞪起了眼睛,吴老二一哆嗦赶紧解释道:“曹哥,其实我刚才是嘴有点干嗓子眼发紧,跟您可是没一点关系啊,您说的都是对的,咋能有错呢?您老继续,继续哈。”吴老二陪着笑脸说道。 “嗯,老二你小子这眼力价儿是噌噌往上涨啊,有培养潜力。我很看好你哦。 下面再说说花童的事儿,我的想法是八男八女,男孩都穿着小老虎的衣裳,最好还要带着虎头帽屁股后面还要拖着条尾巴,女孩儿则穿着仙鹤的一套装束,另外待会儿给二狗子打个电话,让青青选一条长一些的婚纱,就让这些小孩子给她在后面拖着婚纱,你说那得多美?” “靠!靠!靠!”周围这些人不约而同地在心里连靠三声,他么的老曹这是要作死啊,别人结婚托婚纱的孩子不都是做天使打扮吗?怎么到了他嘴里就变成小老虎和仙鹤了?这~这也太扯了吧? “猛子,你觉得这么搭配合适吗?我怎么觉得有些不打调呢?”周大彪挠着头说道。 “哎呦大哥,这都让你看出来啦?其实我也不赞成青青当天穿婚纱,要不就凤冠霞帔吧,霞帔做得长一些,八男八女在后面一手拽着一手拿着花束,你看咋样?” 这下众人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这个点子真是不错,这样的婚礼才叫地道才接地气嘛。 老曹一项项说着,嘴皮子利落的不像话。说到最后这才拿起一只大茶缸子狠狠地喝了一茶缸子泡好的茶叶。 “我说猛子啊,咋没我们这些老家伙的事儿呢?你说我们这些人在这里白吃白住的把身体养的健健康康的。要是不做些事情心里也过意不去啊。”周围的一个老人家大声说道。 “嘿嘿,谁说没你们的事儿了?你们这些日子把自己养的精精神神的。到时候就做为男方的家人出现在婚礼上,还不得把那些娘家人给震翻了啊?这就是对二狗子最大的报答。” “哈哈哈……行。这辈子也没为啥事儿卖过脸面,这次就为小周卖一次好了,这孩子对我们比自己的孙子都亲。”那位曾经是政务院某部的老部长欣慰地说道。 “咦,我说小曹啊,你小子真是个人精,以前从我们手里忽悠一些好烟好酒就算了,今儿个竟然忽悠到我们的脸面上来了,你小子这是要榨干我们这些老头子的剩余价值啊。”赵老天生豪爽幽默,听了老朋友的话后打趣道。 “唉。老赵头,听了你的话我这心呐是拔凉拔凉的啊。我说句实话你们别不爱听,不说你们住在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吃得喝得也都是顶级的纯天然绿色的好东西,就说你们每天一杯的养生药酒,那可是费了我兄弟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出来的啊。 每当暮色冥冥,夜深人静,冷风嗖嗖的吹,野兽嗷嗷的叫。就在这凄厉的鬼哭狼嚎声中我们的好青年周二狗同志就得背起大背篓向着深山老林出发采药去了。直到深夜时分万籁俱寂,野兽们都进洞睡觉了,就连猫头鹰也困得不行在枝头直打盹儿,我们的二狗子这才会背着采好的药材眼冒绿光穿林海跨雪原爬回来。 老头子们。你们说二狗子容易吗?要不是我二狗子兄弟这么拼命的配置养生药酒,你们觉得自己还有几年剩余价值?怕不是现在就有两三位得挂了吧? 那啥老刘头老王头,你们来之前医生是不是给你们发了死亡通知书。说你们活不过三两个月?可是你们俩看看现在自己的状态,壮的像头牛啊。要不是头发还白着。就说成是四五十岁也有人信吧? 老头子们,你们长点心吧。我兄弟为啥愿意让你们过来?不就是觉得你们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受苦受累了一辈子,晚年想让你们享享福吗?我兄弟有一颗真正的中国心啊。 要不然就凭我兄弟那两下子,左手提着两瓶养生药酒右手提着一条大龙鲤,背上再背着两桶菊花酒去和米国总统亲近亲近,你说就那个长得黑不溜秋的黑小子能拒绝的了这种诱惑吗?还不得标着膀子和我兄弟好好亲近亲近……” 哎呦老曹这番话说得这些老头子一个个眼泪含眼圈全都低下了头,虽然小曹这家伙说得有些过头,但是人家小周为了自己这些老家伙确实付出了很多,这次要是不趁着人家大婚给人家涨涨脸自己偌大的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啊。 于是这些老头子暗中攒着劲儿,心里琢磨着自己有些分量的后辈和原来的一些老部下,想着等周宇结婚那天一定都得给叫过来好好给周宇涨涨脸,当然了这份子钱和结婚礼物啥的更是不可少了。 就在大伙儿在水塘前合计着周宇结婚的事儿的时候,周大彪的电话响了,竟然是柳三炮和刘云飞打过来的。 原来这二位知道周宇的婚期要临近了,很想做点啥,于是就给周宇打了个电话询问一下。结果准新郎官告诉他俩虽然是自己结婚,但是现在婚礼操办的话语权不在自己这里,而是被大哥虎子以及老曹给剥夺了,于是这二位一寻思虎子和老曹不咋靠谱儿,就把电话打到周大彪这儿来了。 听了那二位的询问后,周大彪苦笑一声对着电话说道:“两位叔叔,你们也找错人了,我现在也被流放了,虎子和小曹嫌我太稳重有些磨叽,已经把我的权利收回去了,现在那哥俩说了算,你们俩还是和他俩说说吧。” 拿着电话的柳三炮心里“咯噔”一下,立马后背上就冒出了冷汗,心里暗道一声完了。真要是把婚礼的事儿交给那两个没脸没皮的家伙来操办,还不知道会弄出啥幺蛾子呢,大哥可是市委shu激,可别到时候砸了场子弄得鸡飞狗跳的啊。 尽管不太情愿,但是为了婚礼的事儿柳三炮还是和老曹通了电话。 老曹腆着肚子大大咧咧地接过电话,看了眼正在议论纷纷的诸位老头子,伸出短粗的食指嘴里嘘了一声,老头子们这才停止议论。 “哎呦,是柳二叔啊?看看,您老真是关心晚辈啊,咋的,这是不放心婚礼的事儿过来查查岗啊?”老曹不阴不阳地说道。 柳三炮差点没被老曹呛着,很想骂两句,但是一想到这家伙的脾性还是忍住了,咳嗽了两声后说道:“猛子啊,你办事谁都放心,二叔咋会查你的岗呢?这不刚听说你是婚礼方面的大总管,我和老刘也想为二狗子和青青的婚礼进点力,所以才给你打电话的呀。” “哦,可怜天下父母心呐。这样吧,反正你们俩有钱,要不婚礼的费用你俩都给报了得了?”老曹语不惊人死不休。 “啥?二狗子结婚还用得着我俩报销?我说猛子,你可不地道啊。再说了我俩就是想报销人家二狗子能同意吗?”另一头的柳三炮咬牙切齿地说道。 “嘿嘿,也是哈。要不这样吧,你们俩给我弄二十辆普通的轿车,两台中巴,做为婚礼当天的用车。那啥我补充一点哈,那些车你们租一下就行了,用不着买新的,知道你们俩有钱,可是也不能乱花,知道不?” “我靠,你个曹猛子这是在故意气我是不是?妈的,谁说我要买新的了?好了,这事儿我们俩包了,再见。”说完柳三炮就气呼呼地挂了电话。 “哈哈哈……柳三炮刘云飞,我让你们俩在二狗子跟前打小报告,说我人来疯不适合当大总管,哈哈哈,这下傻眼了吧?”老曹放下电话后晃着脑袋仰天大笑,甭提多嘚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