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吓人事件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七十三章 吓人事件

此时正是农历四月末,天穹犹如被黑墨浸染过一样,好在这里空气清新,天上浩淼的繁星好似也比别的地方亮了不少,正眨巴着眼睛为黑暗中行走的人们带来一点光亮。 一家三口借着星光走在村道上,不时地可以看到各家的人们坐在院门口歇凉聊天,大伙儿相互热情地打着招呼,更有一群婶子大娘非要拉着王桂兰坐下唠唠嗑,不过由于还有重要的事儿没办,王桂兰还是笑着拒绝了。 一家三口正往前走着,冷不丁就听见前边传来一阵说话声,“太公、爸,待会儿到了二大爷家你们千万不能把我给卖了啊,二狗哥傍黑儿的时候还特意交代过不让我说的,他说今晚到咱家的时候再说这件事儿,想要给你们一个惊喜。你说咱们现在去二大爷家咋说?啊,就说你们已经知道了红景天能卖钱?二狗哥听了还能放过我?我说你们也得为我考虑考虑吧?要知道我可是咱家潜伏在二狗哥身边的余则成啊,这告密者得受到严密的保护不是?” “三驴子,我看你小子最近长能耐了啊,你只是告诉我们红景天能卖钱,但是太公怎么问你你都不肯交代究竟能卖多少钱。还惊喜?惊喜个屁!我和你爸这会儿心还在半空悬着呢,你个小兔崽子给我等着,我今天没心情收拾你,你等我把这事儿弄明白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周定国一家子此时是面面相觑,对面说话的可不就是太公和三驴子么?周宇这时候恨得牙根直痒痒,恨不得在周虎身上咬几口方才解气。 你说这是啥人啊?回村的时候自己千叮咛万嘱咐不让说的,可是这个大嘴巴还是没管住自己,这他娘的要是在打小鬼子那会儿三驴子指定就是个叛徒。 隔老远周定国就想开口打招呼,但是被儿子给制止住了,看到儿子顽皮的样子做为老子哪会不知道儿子的想法?不就是想要恶作剧吓唬吓唬三驴子么? 不过这时候周定国也是童心忽起,竟然同意了儿子的想法,旁边的王桂兰无奈地笑了笑,这爷儿俩怎么像小孩子一样? 这会儿前边又发出了声音,“三驴子,我觉得你太公的话很对,你小子是不是还有事儿瞒着我们?你说说你裤兜里的一千块钱是咋来的?哼,要不是你妈想给你洗衣裳我们还不知道你小子兜里还有巨款呢!” “哎呦我说爸呀,你就饶了我吧,这个问题我不是都交代了么?那真是二狗哥给我的。” “不年不节的他为啥给你这么多钱?是不是你们两个小王八蛋做啥坏事儿了二狗子那小子怕你泄密给你的封口费?” 本来周宇正在对面优哉游哉地听着呢,一听到三叔的这句话一口气没喘上来好悬被憋死,“三叔的联想力也太丰富点了吧?还封口费?我还想杀人灭口呢!” “爸,你都给我弄糊涂了,啥叫封口费啊?我敢向毛主席保证,我们哥俩今天到县城真是为村里谋福利去了,这一千块钱是二狗哥给我的辛苦费,不过由于我说错话了这一千块钱改为雇工费了,明后两天我得帮着二狗哥到野鸡岭帮他种红景天去。” 说完后周虎可能觉得有些冤屈接着又说道:“太公、爸妈,我和你们说二狗哥简直就是吃人饭不拉人屎啊,本来说好这一千块钱给我买衣服用的,谁知道我只是口误说了几句话就变成我给他干两天活的工钱了,你们说这叫啥事儿?” “三驴子你二狗哥这么做确实不地道,要不你把一千块钱给爸,爸去给他干两天活儿,别说两天,就是十天八天也行啊。” “嘿嘿,爸,没你这样的啊,怎么还和自己儿子抢饭碗了?” 周定国一家三口听了前面那爷俩的对话后肚子憋得很辛苦,这爷俩也太有意思了。 看看周虎也快接近了,周宇让父母在这里等着,自己跑到前边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藏好。 太公一行四人就这样边说边走着,不一会儿就到了周宇藏身的大树前。领头的周虎心里正合计着待会儿到了二大爷家怎么对付二狗哥呢,冷不丁地就听到旁边的大树后边传来几声若有若无的鬼叫声。“三~~驴~~子~~~,我~~来~~找~~你~~来~~了~~” 周虎就觉得背后冰凉,头皮“酥”的一下仿佛就要炸开似的,大叫一声“鬼呀”,然后扭头就要往回跑,可是看了看后面的三位长辈,这小子硬着头皮又回来了,迅速地从地上捡起一块大石头身体哆嗦着对着大树喊道:“我了个靠啊!是人是鬼?赶紧地给老子出来,老子要是不给你摆弄出十八个样儿老子就姓周。” 从大树后偷偷看到周虎虽然话说得很硬气,但是两条腿一直在哆嗦着,周宇就觉得异常地痛快,正想再接再厉再出两声鬼叫时猛然间后屁股上就挨了两脚。 “鬼呀!”一声尖叫后周宇捂着屁股慌不择路地从大树后窜了出去,悲哀地是周虎这时候正在前边双腿发颤呢,这冷不丁地看到从大树后窜出个影子,鼓起全身的力气举起大石头就要开砸,可是冷眼一看这鬼怎么那么像二狗哥呢?就在这一寻思间,鬼影和周虎就来了个亲密接触,双双滚到了地上。 太公和周定邦一脸煞气地从大树后走了出来,老太公边走边大声说道:“二狗子你个兔崽子,刚才你那几声鬼叫让老头子身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呢,你个混账玩意,你说你学什么不好偏偏学鬼叫?难道你不知道太公就是专业杀鬼的?跟我俩玩这套你不是自己找死么?” 这时候周定国夫妇也到了近前,就见周宇和周虎还在地上躺着呢,周宇是觉着事情暴露了怕大伙儿骂不敢起来,而周虎由于事情被自己泄了密有些心虚也不想起来,结果这哥俩就在地上舒舒服服地躺了起来。 看见小哥俩赖在地上不肯起来,周定邦也不说话,直接来到大树前折了一根大树枝子不紧不慢地来到两人近前,抬起手中的家伙就要开抽,哥俩急忙一个鲤鱼打挺迅速地站了起来,身手那叫一个敏捷啊。 掸了掸身上的泥土周虎哭丧着说道:“二狗哥,咱不带这样的,你大晚上装鬼这是要吓死兄弟啊,我这心都给吓到嗓子眼儿了,只差一点点就要飞出来了。” 周宇更是满脸哭相的说道:“三驴子,哥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什么最吓人?” “当然是大晚上被人装鬼吓着了!”周虎咬牙切齿地回答道。 “那什么比这个还吓人?” “不知道!” “那哥哥告诉你啊,就是装鬼吓人的那个人被鬼给吓到了。实话和你说啊,哥哥这心呐现在还突突着呢。”说完还幽怨地瞅了几眼太公和三叔。 看到两个家伙说得有趣儿,王桂兰和三婶咯咯地笑了起来,太公爷仨也哈哈大笑起来。 既然在半路上会师了,大伙儿又一起向着周定邦家走去。 小哥俩走在前边互相埋怨着对方,一个说对方卖友求荣,是个大大的叛徒,另一个则埋怨对方不应该大晚上装鬼吓人,反过来被吓着了简直就是活该。 太公和周定国哥俩走在最后,老太公沉着脸对周定国说道:“定国,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和二狗子一样,让这小子大半夜的出来吓人?” 周定国赶紧解释道:“老爷,我以为二狗子只是想和三驴子开个玩笑,谁成想这小子竟然装鬼吓唬人?要知道这样我也不敢让他这样做啊?” 老太公点了点头,“下不为例啊。” 说完就径直朝前走去,边走嘴里还边嘀咕着:“妈的,吓死老子了,虽说老子是专门打鬼子的,但是这么大岁数了也不禁吓啊!” 周定国哥俩对视了几秒钟,然后就抱着肚子蹲在地上,压低了声音嘎嘎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