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公鸡中的战斗鸡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七十六章 公鸡中的战斗鸡

第二天一大早周定国两口子就起来,忙着挑水做饭。由于今天有事儿周宇起得也挺早,虽然昨晚忙活了大半夜,但是由于空间对身体的调理,起来后的周宇也是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看到父母都在忙碌着,周宇打了声招呼后就提着镰刀拿着篮子到家旁边的小山坡上割草去了。不多时便割了满满一篮子的青草。 周瑜把草割完后照例用破菜刀切碎,然后用一个大铝盆装了半盆苞米面和这些剁碎的青草拌在一起,端着盆子就来到了喂食家禽的槽子跟前。 这时候两个槽子周围已经围满了家禽,“咯咯、嘎嘎”地乱叫着,但是细心的周宇还是看出来这些家禽明显地分成鸡鸭鹅三拨儿。鹅群的老大是一只健壮的大灰鹅,鸭群的老大是一只纯白色的大白鸭,而最让周宇感到惊讶的是鸡群的带头大哥竟然是自己前几天看到的几乎抢不着食那只年轻的公鸡。从那天开始周宇一有空就弄些空间水喂给这个家伙,前天更是由于恶作剧的心理弄了一滴空间液稀释后给这家伙灌了下去,没想到这家伙还真就窜了起来做了鸡群的带头大哥, 此时再见这只公鸡明显能感觉到和前几日的不同,高昂着头颅,耀武扬威的,精神地不得了。这只新生代鸡群中的老大头顶一道火红的冠子,全身披挂着金光灿灿的羽毛,一只翘起的大尾巴更是五颜六色,平添了十二分的神采。尤其是那一双小眼睛清澈透明,似乎对旁边的鹅群和鸭群充满了不屑。 看到周宇来了这只大公鸡高傲地用身体拨开鸭群来到周宇近前,用身体蹭了周宇几下,热情地不得了。 周宇这时候也顾不得这家伙,还有一大群家禽等着自己喂食呢,于是端起铝盆把食物倒进两个槽子里。 一看到吃得来了,鸭群和鹅群在各自老大的带领下摇摆着身体冲到槽子边大口的吃起来,而暂时没有老大带领的鸡群则被挤到了一边。 金羽红冠的大公鸡一看小弟被别的家禽欺负了,浑身的羽毛顿时竖了起来,仰天发出“喔喔喔”三声长啸,对着食槽子就冲了过去。 这三声长啸把正在观察家禽吃食的周宇吓了一大跳,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就见那只大公鸡已经凭着惯性冲到了鸭群中,把正在吃食的鸭子撞得是东倒西歪。 还没等鸭群的老大有所反应,旁边正在进食的鹅群老大,那只大灰鹅不干了,冲着大公鸡“嘎嘎”地叫了两声。 谁知道就是这两声惹了大祸了,大公鸡狠狠地蹬了大灰鹅两眼,仰脖又丝毫了两声,扑楞着翅膀对着大灰鹅就冲上了。 毕竟那是鹅群的老大,再加上身大力不亏,大灰鹅哪会把这只鸡子放在眼里?再说这两天早就看这个不要脸的家伙不顺眼了,趁着这个机会得好好教训教训他,让它知道不尊重前辈的后果。 看着冲过来的大公鸡,大灰鹅张开长长的喙抽冷子就在大公鸡的背上啄了一口,然后又使劲儿一撞把大公鸡撞开了两步远。 看着前边摇摇晃晃的大公鸡,大灰鹅高兴地“嘎嘎”得叫了两声,自己刚才那招简直太帅了,一力降十会,前面的家伙再怎么能得瑟那也是只鸡,能有多大力气? 但是令大灰鹅没想到的是大公鸡站起来后抖了抖身上的尘土,丝毫没有气馁,依然昂首挺胸,但是下一刻这家伙竟然飞到了鸡窝上。 周宇一直津津有味地看着大公鸡掐架,此时看到大公鸡飞到鸡窝上不禁感兴趣地继续瞅着,凭他的直觉喝了空间液的大公鸡不会做出这么没有意义的举动。 果然下一刻站在鸡窝上的大公鸡忽然一个滑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落到了大灰鹅的背上,抬起尖尖的嘴照着大灰鹅就狠狠的啄开了,那个狠劲儿看得周宇背后直冒凉气。 可怜大灰鹅是有把子力气,可是奈何今天遇到狠茬子了,被大公鸡啄地是嘎嘎直叫,想扭头用长喙啄但是脖子又不够长,拼动作又没有大公鸡敏捷,就这样这只健壮的大灰鹅愣是被大公啄的是鹅毛满天飞,估计背上也都是紫豆子。最后大灰鹅越来越没力气了,叫声也慢慢的小了许多。 周宇知道自己这时候该出马了,家禽争老大的时候自己不宜出面,可是现在这只大白鹅被啄了个半死自己必须得制止了。 在周宇的吆喝下,大公鸡停止了发狠行凶,老老实实地从大灰鹅的背上跳了下来,走到那只大白鸭近前时朝那只大白鸭哼哼了两声,把那只鸭群中的扛把子吓得嘎嘎地往后倒退了一段距离,也不争抢槽子里的食物了,而是领着身后的鸭子在院子里扒拉着一些边角料凑合着吃点。 看到鸭群撤了,大公鸡”喔喔喔“地又叫了三声,声音中透漏出一种兴奋地意味,旁边的那些公鸡和母鸡急忙来到老大面前,帮老大梳理着被大灰鹅弄乱的羽毛。 看到这里周宇简直都无语了,这还是一般的鸡么?这简直就是公鸡中的战斗鸡啊!这家伙也太猛了点吧? 大公鸡这时候也不离开,而是让后面的小弟们来到槽子跟前大口地吃食,自己则虎视眈眈地环顾着四周,这时候鹅群也撤了回来,毕竟自己的老大还在地上躺着喘粗气呢,这时候不到跟前问候问候以后还能有自己的好日子过? 看着这些家禽的表现,周宇不禁感到有些好笑,这里除了那只战斗鸡稍微通了点灵性外其它的都是凭着本能在做事,这家禽界和人类世界也差不多嘛,有心机、拳头大的就能吃到好的,只是它们之间表现的更加直接一些而已。 等到所有的鸡都吃完后这只战斗鸡草草地扒了几口,然后放下了架子,头也不仰仰着了,羽毛也不竖竖着了,屁颠屁颠地又来到周宇跟前蹭着周宇,看那意思好像想要点什么。 周宇不禁哑然失笑,这只大公鸡这是要逆天啊,竟然还知道和自己撒娇要空间水?不过看它今天表现的这么勇敢,周宇决定还是赏赐它点空间水算了。 待到鸡群吃饱喝足后战斗鸡带着鸡群出去散步去了,这时候鹅群和鸭群才在各自老大的带领下划拉着一些残羹冷炙填肚子。 看完这场家禽的大哥火拼,周宇心情舒畅地到厢房里把那只超级长矛取了出来擦拭着上面的灰尘。马上就要进山了,这件趁手的家伙事儿必须带着,毕竟这凤凰山大伙儿有些年头没去过了,里面有没有危险也不知道,还是防患于未然的好。 周定国这时候正挑着一担水进了大门,冷不丁地看到儿子身前立着一根长长的紫色的棍子,好家伙,这根棍子足有自家房子的两个高,隔老远就大喊道:“小宇,你打哪儿弄来的这么根棍子?好家伙这也太长了点吧?” 周宇嘿嘿一笑,把大枪超老爸倾斜过去。随着大枪慢慢落下,周定国就觉得棍子的顶端咋这么刺眼呢?待到那个超级大枪头落到自己跟前时周定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娘的,这是长矛还是长把铁锨啊?乖乖,是长矛,没看到还有血槽么?而且周围还冷飕飕的,估计这杆长矛沾了不少血,可是为什么这枪头会比铁锨还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