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如诗如画凤凰山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七十七章 如诗如画凤凰山

看着儿子手里的超级长矛周定国问道:“小宇,你从哪弄来的这么大个儿的长矛?乖乖,这也太吓人了吧?” 周宇正要说话呢,外屋做饭的王桂兰听到声音快步走了出来,看到儿子手里的大枪后高兴地说道:“小宇,你啥时候把你姥爷的传家宝给弄来了?我咋不知道呢? 周宇自豪地说道:“妈,其实我上次从舅舅家回来时这大枪就拿回来了,姥爷和舅舅把这杆大枪送我了,怎么样,你儿子厉害吧?” 王桂兰连忙点着头说道:“厉害厉害,简直太厉害了,要知道这杆枪妈小时候就是想看看你老爷大不大愿意呢,没想到竟然送给你了,还是我儿子厉害!” 周定国来到王桂兰近前有些吃惊地问道:“家里的,这就是你说的你们家那个传家宝?好家伙,这也太吓人了吧?” 王桂兰点了点头,自豪地说道:“那是!当家的我告诉你啊,死在这杆大枪下的猎物多得数不清,后来老人们觉得杀气太重这才收了起来,没想到现在竟然传给小宇了,可见他姥爷有多稀罕小宇。” 聊了一阵后一家三口赶紧开锅吃饭,过一会儿爷俩还得去办大事儿呢。 吃过了早饭爷俩收拾着上山必须要带的一些家伙事儿,这时候周定邦爷俩也赶过来了,爷俩也是满腹武装,周定帮背着一个大背篓,里面放着一把开山刀,手里拿着一把铁锨。至于周虎倒是没有背什么,而是在肩上斜挎着一只猎枪,手里同样也拿着一把铁锨。 看到周宇就背着一个大背篓里面装着把小把铁锨,周虎很大气地说道:“二狗哥,今天你就跟着弟弟我混好了,认识咱这肩上背的是啥不?告诉你还真怕你吓得尿了裤子。” 说完后可能觉得不告诉周宇有些于心不忍,便又认真地说道:“算了,我还是告诉你好了,这就是猎枪,只要我扣动扳机在这枪口下神马东西都是浮云。” 周宇心里暗骂:“周虎这小子太不是东西了,难道自己会不认得猎枪是什么东东么?再说了不就是把破猎枪么,也不是大炮,至于这么显摆么?” 不过周宇也坏,虽然恨得压根直痒痒,但是仍旧笑呵呵地说道:“唉,三驴子,既然你有这么厉害的武器哥哥今天就跟你混好了,不过你可得好好保护我啊。” “没问题,二狗哥你今天只要跟在我身后就好,弟弟给你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周虎气壮山河地说道。 看到老爸和三叔都走出院门了,周宇没稀的和他继续掰扯,紧了紧身后的背篓就要去院墙边拿大枪。 周虎一看不禁问道:“二狗哥,你干啥,还不快走?” 周宇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道:“你先走吧,我取点东西就走。” 周虎撇了撇嘴不再继续问了,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走了十多米远后看到二狗哥还没有跟上来,于是这厮回过头去想看看情况,就见二狗哥手里拖着根棍子走了出来。周虎好悬没笑死,“二狗哥这些年在大城市都混傻了,提着跟棍子到山里有个屁用?要是碰到啥野兽了难道用棍子去给人家挠痒痒哀求人家放过你?” 可是看着看着周虎就觉得不对劲儿了,二狗哥走出院门已经挺远了怎么棍子的那头还在院子里没有露头?这~~ 这他娘的是啥武器?” 终于在周虎看到棍子的另一头总算出来后才长长地喘了口气,对着迎头赶上的周宇说道:“二狗哥,你这是啥新式武器?你不会是想提着这根棍子去凤凰山吧?虽说你这根棍子很粗很长,但是它毕竟就是根棍子啊!” 周宇用极其鄙视的眼神望了周虎一眼,也不说话,走到树荫处故意把后头的枪尖和地上的石头来了次亲密接触,就见接触的瞬间枪尖“滋滋”地冒着火星,把旁边一直注视着的周虎吓了一跳,赶紧跑到另一头观察情况,当看到那比铁锨还要大上半圈的枪头时嘴巴顿时张得大大的发不出声音了。 自从看到周宇的那把神枪之后,周虎老实了许多,也不得瑟了,而是眼睛发红的跟在大枪后面。但是有句老话说得好,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没过多久这小子又缠上了周宇要求两人互换武器,最后被缠得实在有些无奈的周宇屈服了,把手里的大枪递给周虎,接过了这小子从身上解下的猎枪挂在身上。 凤凰山在周家村的西北角,因为从远处望去外形就像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而得名,而周宇所承包的野鸡岭就是这只凤凰身上的一只翅膀,仙浴湾所在的小青峰是这只凤凰的尾巴。 凤凰山距离周家村有七八里的山路,用了大约一个半小时几人终于赶到了凤凰山的东南角,此时已经天光大亮,朝阳也从东边的山头上露出了笑脸,尽情泼洒着万千缕光线。 看着眼前郁郁苍苍的凤凰山,几人喘了口粗气,是骡子是马这回终于要见真章了,如果能从这片大山里找到红景天那是皆大欢喜,可是如果找不到那就接着受苦吧。 为了增大寻找的范围,周定邦建议由周宇和周虎哥俩搜寻凤凰山,自己则和二哥周定国往旁边的山头上搜寻,因为谁也不能确定别的山头有没有红景天。 就这样两组人分头而行,周虎拖着长枪在前边开路,周宇也把猎枪端在手里,背篓里背着两把铁锨。哥俩个小心翼翼地往山上迈着脚步。 看着比小时候葱郁了许多的凤凰山,周宇心情激动,浮想联翩。 凤凰山海拔六百多米,没有陡峭的山峰,山顶地势平缓。在周家村人的眼里凤凰山就是一个没有山尖的大土包,只是这个“土包”有点太大了而已。 凤凰山真正的奇特之处在于它是山中有湖,湖中有半岛。在山顶靠北一侧有一个天然的山中湖,名曰“月亮湖”。湖面足有几百亩面积,碧水沉寂,倒映出岸边的花草树木。湖里最深处达四十多米,传言有地下暗河与其相通,故无论旱涝,水位始终保持不变。 月亮湖北面是连绵不绝的深山老林,古树参天。东、西、南、三面地势平坦,蒿草齐腰。北面的大山直接在湖里探出一块儿,在湖里形成了一座三四十亩大小的小岛,老辈人称之为太阳岛。如果想要从东、西、南三个方向登上太阳岛,必须涉水而过。 记忆深处的凤凰山风景奇绝,四季迥异。阳春三月,映山吐绿、野花飘香;夏季漫山葱郁,林密叶茂,天水一色;秋天最为奇幻,枫叶罩山,野果挂树,仙境如画;尤其是数九寒冬,即使外面水冻成镜,玉树琼枝,林海莽莽,雪飘千里,月亮湖也不结冰,凤凰山顶依然草长树绿。 听老辈人讲,凤凰山其实是一座小型的死火山,地下有一个庞大的温泉,只是没有露出地表而已。所以才能形成冬天春景的奇特地貌。来此赏玩,云腾雾起,感觉如飘似浮;百鸟争鸣于林间,白鹤戏水于潭上;山水相趣,实乃人间之胜境也! 不过要想游山玩水那得是经济水平到了一定程度才会有这个闲心,而周家村的乡亲们现在也只是混个温饱,而且终年生活山里,谁能有那心情来凤凰山溜达几圈?所以这里终年人迹罕至,其美景到现在也不为外人所知。 月亮湖水中又产鱼虾,因水质优质之故,味香不腥。且独产一种“银鲟鱼”,个儿大体长,成年鱼体长两米以上,能有两百多斤,一般的也有百八十斤。头呈犁形,口下位,尾歪形,体背5行骨板,肉质鲜嫩,味气香绝。只是形迹罕见,几年里也难觅其踪。 周宇只记得自己在十几岁的时候村里人捕获过一条300多斤的鲟鱼,结果那几天村里家家都吃鱼。也是由于那次的吃鱼经历,到现在自己还对那银鲟鱼的美味念念不忘。 哥俩沿着山路走了一段后感觉有些累,便挑了块高高突起的大石头坐了上去,这时候两人也有时间了,遍心情舒畅地欣赏起眼前的风景来。 放眼望去,整个凤凰山在万千金丝的映射下就像洗过一样,青翠欲滴。远处的巍峨高山在云雾中若隐若现,散发着苍莽的气息。绿的树、红的果、翠的草以及各色野花遍布林间,各种鸟雀或在枝头、或在山石上鸣奏着,莺莺蜂蝶在其间翩翩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