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出谋划策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七十九章 出谋划策

到家吃了晌饭后,周定邦让儿子把周定国一家子叫了过来,既然发现了大量的红景天,下一步就是怎样开挖的问题了,这件事儿还得问问二狗子怎么办,毕竟这小子有知识而且见识多广,应该能想出一个比较妥贴的办法。 果然周宇不负众望,心里合计了几回后对周定邦说道:“三叔,虽然我们发现了不少红景天,但是这玩意再怎么多也禁不起全村的老少爷们一起挖,而且人都有贪性,见这玩意值钱了哪还能记得留下一部分根茎啊,要是这样的话估计这些红景天就是一锤子买卖了,明年就绝种了。 所以说按我的想法就是采集红景天的事儿由村里出头,各家出一个劳动力编排成几个小组,轮流到山里挖,而且挖之前还得给这帮人先教育教育,告诉他们怎样挖才合理而且还要绝对保密,要知道那些山头可是国家的土地,别人知道了来挖你还能不让么?就这样每次攒个三两千斤我们就拉到县城去卖掉,得来的钱全村各家平摊,就相当于以前的集体所有制那样。” 听了周宇的话后太公是老怀大慰,周家后代有人喽!至于周定邦听得更是两眼放光,二狗子提出的这个法子真心不错,既避免了劳动力的浪费又能使红景天持续发展,每年都能从中得益,乖乖,二狗子这脑袋瓜子长得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啊! “二狗子,你觉得这次每家大概能赚到多少钱?”兴奋过后的周定邦问了一个最直接的问题。 周宇想了想说道:“三叔,你和我爸走得那几个山头有多少我不知道,但是就我和三驴子发现的那些要是都卖掉我估摸每家最少也能弄个三千五千的,当然这只是我大概的估计,具体实施起来后我觉得能多不少。” 听了周宇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惊喜万分,周家村终于也要迎来春天了啊! 就在大伙儿还沉浸在对未来无限美好的幻想中时周宇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对着周定邦和太公说道:“三叔、太公,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我发现这红景天不但能移植而且还能利用其根茎直接栽种,反正咱们村水源多,荒坡河滩地也不少,我就想是不是咱们自己也种植一些,就拿那些年份最老的根茎做栽子,我想长出来的红景天品质也不能差了。这样就算以后山里那些地方被别人发现了我们村也还能靠红景天获得不少收益,用行家的话说这就叫可持续发展。” 一语惊醒梦中人,所有人都是眼睛一亮,二狗子的想法要是实现了这就相当于养了一群会下金蛋的老母鸡啊,只要把这群母鸡照顾好了,那金蛋还不源源不断地被下出来? 周定邦用十二分热情的目光瞅着周宇,那热烈的目光仿佛都要把周宇融化掉,周宇一阵哆嗦,赶忙说道:“三叔,不兴你这么看着我,你一出现这种眼神我就知道没有好事儿,打住,赶紧把你心里的想法打住,我还年轻可镇不住你们这些倔老头儿,而且我还想过点逍遥自在的日子呢,你要是说出来我立马就跑到明珠市再也不回来了。” 周定邦看了太公一眼然后苦笑几声便不再言语了。 原来自从周宇帮着乡亲们高价把山货卖出去后周定邦就像要周宇当他的接班人,先把村长的位置接过去,但是周宇死活不干,并用和今天相同的理由给顶了回去。谁知道周定邦贼心不死今天竟然又想要提出这个问题,周宇便三言两语把他扼杀在萌芽中,否则这件事儿会没完没了的。 太公看了看周宇,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然后又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对着周定邦说道:“定邦啊,二狗子是个无拘无束的性子,我看你还是不要再逼迫他了,就让他自由发展好了,这样还能时不时地出点好点子为乡亲们谋些福利,你在背后好好支持他就可以了。 还有啊待会儿你去把你柳爷爷和大喇叭给找来,我找他们有点事儿。”说完老人家便不再言语了。 这一下午周定帮可是忙活的够呛,把村里的几个委员召集到村委会和大伙儿说了红景天的事儿,可是令周定邦惊讶的是几个人没有想象中的激动和兴奋,而是一脸鄙视地看着自己,那眼神分明就是表明:你痴呆啊! 虽然心里哇哇凉,但是周定邦还是耐着性子给大伙儿解释着,待到解释到第五遍的时候张会计终于出声了,“三哥,你说得都是真的?不是拿我们逗闷子吧?可是这事儿怎么听怎么觉着有些邪性呢?就那破红景天一公斤人家会给你六十块钱?反正我觉着啊不是收购的人傻就是你傻,你说收购商可能是傻子么?所以要我说啊还是你傻,让人家给忽悠了,然后你就接着来忽悠我们,得,我也不陪你闹了,家里的菜园子还没浇水呢。”说完就要走,而旁边的几个小组长嘎嘎直乐。 一听这话已经浪费了两大碗口水的周定邦这回是真得火儿了,指着张会计就开喷:“张老二,枉你他娘的精明了一辈子,怎么就这点眼力价都没有呢?我还忽悠你们?忽悠你们我他娘的能挣一毛钱啊?你们还别就不相信,人家二狗子都已经把收购商联系好了~~” 说道这里周定邦猛地打住了,用大手捂着嘴脸上露出一丝悔意,他娘的坏菜了啊,怎么把二狗子给说出来了? 这些人一听到二狗子三个字,全都直勾勾地盯着周书记,就连张会计也收回了迈出去的脚步,可是见到老书记捂着大嘴不往下说了,这些人急得心里跟猫爪挠了似的。 “喂,我说书记,你倒是往下说啊?二狗子真得和人家谈好了?要说如果是二狗子弄得这件事儿我们倒还就信了,喂,周老三,你他娘的赶紧说话啊?” 看到周定邦捂着嘴就是不让说好脾气的张会计也急眼了,直呼周定邦为周老三了。 后来在众人的逼问下周定邦可耻地把周宇出卖了,并且严格要求几人绝对不可以把这件事儿透漏出去,如果让别人知道这事儿和二狗子有关,谁透漏出去的谁就做好承受二狗子怒火的准备吧。 这回大伙儿都相信周定邦所说的话了,这些即使脑袋掉了都不会喊疼的汉子们含着眼泪把事情又做了具体的规划,并决定在明天傍晚召开全体村民大会。 周宇这一下午也没有闲着,而是把周虎给揪到家里帮着整理红景天,把上午挖出来的红景天截成一小段一小段的好留着明天到野鸡岭种下。 晚上睡觉的时候,周宇又进到空间里把昨天种植的红景天全给挖了出来,然后用下午截好的小段红景天又把空间种满了。 完成这一切后周宇挑了几个大个儿的空间红景天再给截成小段准备种到野鸡岭。因为周宇不敢保证外面的红景天种完后品质是否会这么好,所以还是用空间里的红景天做栽子才放心。至于以后如果村里大面积种植红景天的话说不得自己得牺牲一些空间水或是空间液了。 不过这两次进空间周宇总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感觉这空间里有些憋气,而且斑斑和大红二红也不在灰雾里待着了,而是跑出来在空地上玩耍着。周宇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实在是想不通也就不想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爱咋咋地吧,总不会要了自己的小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