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周家村村民集体大会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八十一章 周家村村民集体大会

(不分单章了,四千字的大章,求推荐、求收藏!) 午后似火的阳光喷洒着周家村,嫩绿油亮的树叶在无力地反抗着;蝉儿也懒散起来不鸣叫了,窝在树梢里休憩着;只有林间几只母鸟雀在叽叽喳喳闲聊着…… 这时候一道粗犷洪亮的声音通过广播穿过各家各户,穿过山间地头,穿过了周家村的每个角落,最终来到了周家村每个人的耳朵里。 “周家村的村民请注意了,我是周定邦,现在广播重要通知,请各家派人在今晚七点钟准时到村委会的场院上集合,有重要事情宣布。我再重播一遍……” 听到广播通知的村民们也没在意,土地还是那些土地,庄稼还是那些庄稼,周家村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儿?但是毕竟书记广播了,要是晚上没事就过去扎一头吧,就当乘凉了。 就在人们或在地间忙碌、或在湖里嬉戏、或在树下乘凉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两点四十。 在周家村后头的一个小山头上,周宇和周虎苦着脸满头大汗地放下了身上的大喇叭,顺了几口气后俩人又把大喇叭重新抬起架在肩头,然后把喇叭口的朝向调到向着村里,最后就弓下腰,顺手从裤兜里掏出两团棉花团塞在耳朵里。 周大喇叭一直盯着手表,看看时间马上就要到三点了,于是深吸几口气,嘴对着喇叭嘴,然后气运丹田,待到精气神达到一个顶峰时鼓起腮帮子对着大喇叭就吹了起来…… “呜……”一道低沉浑厚,古朴悠扬的喇叭声冲下山坡,穿过了树林、野花,进而在周家村弥漫开来,“咚咚”地震撼着人们的心田。 周家村瞬间被定格,就连正在玩耍的孩童也被大人狠狠地瞪着,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人们或惊喜、或紧张、或疑惑……神态各异,不尽相同。 “呜、呜”连续三声喇叭声响后,周家村又恢复了以往的空灵与幽静。这时候村民们脸上都是惊喜、激动的神色。有多少年没听到大喇叭吹响了啊!就是不知道这一次有什么大事发生。 周家村的大喇叭不是乱吹的,吹几声代表不同的含义。响一声是提醒村民们注意,响两声代表有大危险,各家要严阵以待等候召集。响三声表明有关乎全村命运的大事需要大家做决定。 于是在外边的人不管男女老少纷纷往家里跑去,女人们自觉地赶紧生火煮饭,这可是周家村十几年来发出的第一个最高级别的召集令,可不能去晚了。 六月的周家村发生了一个奇特的景象,下午四点多钟各家的烟囱都升起了炊烟,到了五点多的时候就陆陆续续地看到人们带着板凳急匆匆地出了家门,而且都是全家集体出动,到了六点多钟,整个周家村已经是人去屋空,只余几只看家狗郁闷地趴在院子里,狗脸上还带着几丝疑惑的神情。 不知何时,西边的天空披起了一层薄薄的昏黄色轻纱,太阳慢慢没入群山与云海之间,一点一点的,天地间只余一抹昏黄的亮在挣扎着…… 此时村里场院上人山人海,按照各自所属的村民小组围坐在一起。八只一千瓦的大灯泡接过了太阳的工作,散发着灼眼的光芒,整个场院犹如白昼。 在场院最前边摆放了一排桌椅,正中间坐着太公和周定邦,两侧坐着七八个胡须花白的老者。 周宇、周虎和家人也兴致勃勃地坐在人群中,和周围的乡亲们闲聊着。 看到前面坐着的几人,乡亲们心里都暗自吃惊。前排就坐的除了周定邦外其他几位都和太公差不多,是本村的老祖宗,这是一群可亲可敬又可爱的老人,本应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但是为了周家村的发展还一直发挥着余热,所以全体周家村人对这几位老爷子有着一种发自骨子里的尊敬和亲切。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坐在前排的周定邦拍了拍身前的话筒,“各村民小组长注意了,现在马上清点人数,看看有哪家还没有到场?” 各个小组长马上开始清点人数,然后上报给周定邦和几位老爷子。 听完几个小组长的报告后几位老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示意周定邦可以开始了。 “乡亲们,大家静一静,咱们周家村共二百三十八户,今天一户不落全都到齐了。现在马上开会。 想必大伙儿今天下午都听到喇叭声了吧?是不是感觉很亲切?今天召集大家来并且还吹响了大喇叭,那是有一件天大的好事要告诉大家,事情是这么回事……” 随着周定邦热情洋溢地述说,人们的神情由疑惑、震惊、再到疑惑,最后是惊喜,刚开始还静悄悄的场院逐渐地沸腾起来,这番话彻底点燃了周家村村民致富奔小康的激情, “老天开眼、祖宗显灵啦,谁能想到那大山里的红景天还能卖钱?而且竟然卖出那么高的价儿?” 满场院的乡亲们激动的捶打着前胸,或是眼泪含眼圈的几人抱在一起,又或是有几个泪腺发达的干脆就坐在一旁嚎啕大哭,以各种方式抒发着自己激动的心情。 前排就坐的几位太公也是满脸含笑,内心感慨万分,“多亏了二狗子这小子啊,周家村这是又出了个了不得的人物了啊。” 太公看着场面有点乱,拿过周身前的话筒大声喊道:“都给我静一静!周定家、周怀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嚎什么?还有各家的老爷们都把自家的女人管好了,要哭回家哭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众人见老太公发话了,也都安静下来,只能在内心里暗暗激动了。 这时人群中站出一位扯着嗓子问道:“老爷,刚才定邦二哥说得都是真的吗?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呢。 还有您总是教导我们说‘受人点水恩,必当涌泉报’,那给咱们村找到这条发财路的是谁您总得告诉我们吧?” 太公此时真得很为难,可是看着全村男女老少那希冀的眼神,老爷子心一横,“罢了,死道友不死贫道,二狗子你可不要怪太公不讲义气啊!” 就在太公要和孙子周定邦一样想要把周宇再次出卖的时候,一声清脆的童音响了起来,“二大爷,我知道那个人是谁,不就是二狗子哥哥么?” 此言一出全场都沸腾了,更有一大群婶子大娘干脆争论起来,“他三婶子,刚才我就说这个人一定是二狗子,你还不同意,你说咱村除了二狗子谁还能这么有能耐?哎呦,二狗子这孩子简直让人稀罕死了。” 听到这声稚嫩的声音,太公犹如听到仙音一般,满脸褶皱的皮肤都笑开了,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那个出声的小萝卜头,可不就是老五的孙子铁蛋么?真是好孩子啊,这么小就知道为太公排忧解难了,老祖宗周大都督留下的种就是不一般啊! 原来铁蛋的老爸也就是五爷的小儿子周定业正是第二村民小组的小组长,自打从昨天知道自己的二侄子又干了件大事儿后高兴地都找不到北了,回到家就兴奋和家里人说起了二狗子的好,并教育儿子铁蛋以二狗哥为目标、为准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长大后也和二狗哥一样有出息。至于二哥周定邦提出的保密什么的早就忘到脑后了。 这时候听到儿子说出二狗子,周定业方才想起周定邦的嘱咐,再一想想二狗子的顽劣,这背后的冷汗就不受控制地往下流。要说这位小叔也狡猾,扭头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注意到他撒腿就想跑,谁知道这刚迈出一步,就听到前排就坐的周定邦大喊一声:“定业,你要干啥去?还不快坐下,这会儿还开着会呢。” 周定业一听好悬没哭出来,心里埋怨着定邦二哥不够意思,这时候这么大声喊自己不就是想要二狗子注意到自己进而把他自己摘干净么?你说这是啥人呐! 其实周定邦这时候内心也挺忐忑的,你说周定业这混小子咋就不知道保守秘密呢?这下好了竟然还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二狗子给暴露出来了,回头二狗子还不知道怎样跟自己计较呢,哪知道周定业这小子竟然还想跑让自己背黑锅,这还得了?所以一声大喊把想要逃跑的周定业给拉了回来。 本来坐在人群中间的周宇看着太公的表情有些不对,站起来就想跑,没想到被周定国一把又按到凳子上了, “你给我坐好了,做好事不留名也不至于这样子吧?再说现在是什么情形?大喇叭已经吹响了你还敢跑?以后还要不要在周家村混了?” 就在爷俩说话的当儿,一声清脆的童音彻底地把周宇给暴露出去了。 周宇自然认得那个小罗头是谁,当他正在寻思着是谁告诉铁蛋这个事儿的时候猛地又听到三叔一声暴喝,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告密者是小叔周定业了。 就在周宇暗自感叹着世间根本就没有保密这一说的时候,周家村乡亲们的眼神已经在他身上晃了无数遍了。 既然铁蛋已经把人给供出来了,周定邦借坡下驴对着广播大声说道:“大伙儿想不想让二狗子讲两句?” “想!”村民们异口同声地回到道。 场院里周宇旁边的周虎幸灾乐祸地说道:“二狗哥,你在咱村扬名立万的机会来了,快点上去讲两句吧,不过要蛋定哦?可千万不能蛋疼!” 盛情难却呀!没办法周宇只好硬着头皮走到了前边。 向父老乡亲们深深地鞠了个躬,又咳嗽了几声定了定心神,周宇开口说道:“那个大家好啊,至于我是谁就不用介绍了吧? “哈哈哈”台下又是一顿爆笑。 周宇接着说道:“大家让我上台讲两句,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就说红景天这事儿吧我也就起了个穿针引线的作用,不值一提。毕竟我是周家村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啊,你们说是不是?不帮你们我帮谁?我记得小时候几乎每家都被我祸祸过,可是在座的各位长辈你们谁也没有怪过我,反而对我就像是自家的孩子一样。所以呢我希望大家忘了今天这件事,我还是以前的二狗子,不是谁的什么恩人。 但是我在这里想和大伙儿提一点,就是这件事儿大伙儿放到肚子里就行了,可不能到处嚷嚷,咱们闷声发财才是正理儿。 要我说咱们周家村山清水秀、物产丰富,而且背靠长白余脉,大山里那可全是宝啊。我相信有几位德高望重的太公做后盾,在我三叔和诸位长辈的带领下,咱们全村老少爷们齐心努力,我们的生活一定会更加美好!” “呱呱呱呱”随着周宇落下话音,场院里掌声雷动。 二狗子就是二狗子,这话说得既温暖人心又充满激情,给了大伙儿增添了无穷的力量。 随后周定邦又和大伙儿说了一些鼓励的话以及以后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项。至此周宇回乡后的第一个全村集体大会就落下了帷幕。 百十年后,住在村里别墅区的周家村后辈这样评论道:周宇太公回乡后的第一次村民集体大会是一次胜利的大会,成功的大会,通过这次大会基本上确立了以周宇为首、周虎为辅的新一代周家村致富领导集体,从那以后周家村是一年一大步,三年一特大步最终成为东北乃至全国最富裕、最逍遥的山村。 (ps:终于把红景天这段写完了,可能是水平的关系,篇幅写得有些过长,下一部分应该写写空间的变化了,乡亲们能猜到二狗子的空间会有什么变化么?嘿嘿,暂时保密,不过一定会让大伙儿吃惊的。 各位乡亲手里如果有推荐票的就砸几张以资鼓励吧,如果手头闹书荒了就收藏一下好了。 今天听说一位叫作“十年雪落”的作者进入了天国,心里不免有些戚戚感。都说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但是无论哪行的饭想要吃好了都不是容易的事儿。尤其是写书这一行,你不仅得文思敏捷,还得要耐得住寂寞,更要有一颗坚定心。 不过大伙儿放心,光芒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尤其是万千书友你们更是给了我无穷的力量,有你们这样一群好朋友陪着,我苦点累点不算啥。好了,不多说了,继续码字去了。 对了还有件事儿得厚脸皮求求大伙儿,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就花钱看看“十年雪落”兄弟的书吧,书名是《武布天下》,如果最近大伙儿有想给我打赏的,也请一并打赏给“十年雪落”吧。听说他家的情况不是太好,而光芒毕竟还有工作还能吃上饭。 谢谢乡亲们,给大伙儿鞠躬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