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周虎的能耐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八十二章 周虎的能耐

第二天一大早,老天爷好像在配合周家村乡亲们的心情一样,让清风拨开层层云雾,使太阳的光线尽情地泼洒下来,宽广高远的天穹一丝云彩也没有,天空犹如铺了一层蓝宝石,蓝的实在有些不像话。 按照周定邦和村委会的几名委员以及二狗子制定的《周家村红景天项目未来十年发展规划》中第一款第二条的要求,这头一次收取红景天是需要每个人都在场的. 由于昨天晚上周宇已经暴露了,所以为了合理收取红景天,今天也心情舒畅地带着周家村各家的主要劳动力来到凤凰山旁边的骆驼山,顺便也看看这里的红景天到底有多少,自己心里也好有个数儿。而周虎则被打发到县城去买烘干机,联系人自然就是郭云天郭老板了。 一路上将近三百多号人有说有笑地,不过主题都是和二狗子有关,上次是山货收购,这一次手笔更大,直接就是无本万利的红景天,也不知道这下一回会是啥,不过这心里真是期待啊! 山里人没啥文化,所以也不可能给附近这些或雄壮、或险峻、或平缓的大山起出啥好听的名字,这骆驼山自然也是顾名思义,因为外形像个骆驼,所以取名为骆驼山。而周定国哥俩发现的红景天就处在两个驼峰之间,因为在两个驼峰间是一条由西向东的水流比较湍急的河流,在河流两岸大量的红景天怒放着,隔老远望去绿叶红花,颇为壮观。 周宇在心里大概估计了一下,这里的红景天不会比凤凰山上的少,因为这条河流太长了,几乎从东到西把骆驼山分成了两半。 在众人的围观下周宇向大伙儿介绍了挖掘红景天的方法,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一定把少部分根茎留在土里,这样过年这些红景天还能生长出来,即使价钱不是像现在这样值钱,但是比起种地还是强多了。 在周宇的示范下,跟来的周家村的乡亲们很快就学会了,之后便热火朝天地开始挖掘红景天。 都说人多力量大,尤其是对于穷了大半辈子的周家村人来说更是如此,面对可以改变现在贫穷状况的红景天,周家村人发挥了无穷的潜力,只是一天的时间便整整挖了一万斤,这些新鲜的红景天晒完后成品也能有个两三千斤,这收获不可谓不大。 傍晚回家的时候,周虎已经把烘干机拉回家并在村委会前的场院里安置好,就等着红景天来下锅了。 周虎和几位太公正在场院里等着呢,一看到大伙儿一个个都满载而归, 这小子性子急就想连夜烘烤,被几位太公教训了几句后方才收了这心思。 由于上次收购山货的时候在场院周围搭了不少棚子,这次也省了不少事儿,周宇让乡亲们直接把红景天倒在棚子里,反正贩卖红景天的钱是村里人平分的,也不用过秤。 事情弄利索之后周宇坐下来休息,周虎赶紧递过来一条毛巾,随手又递给他一张银行卡,有些显摆地说道:“二狗哥,这台烘干机郭老板原本和人家讲好是四万三千块,但是我过去后对店里老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那个老板被我说哭了,愣是给我又便宜了三千块钱,所以这台机器我花了四万块就买下来了,怎么样,兄弟我还行吧?” 周宇闻言愣了一下,靠,没想到三驴子还有这本事,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不算突然,三驴子要是盯准了一件事儿绝对可以把人烦死,估计那个老板是被三驴子说得实在是受不了了才减价的吧?要不凭啥不给郭老板面子偏偏给三驴子减了三千?人家和他又没有亲戚。 不过三驴子这种行为是应该得到鼓励的,毕竟人家给自己省了三千块啊。小平同志不是有句话么?“不管白猫黑猫,抓着耗子的就是好猫”。 想到这里周宇笑呵呵地说道:“行,三驴子你这件事儿办得太体面了,一下子就给哥哥省了三千块,确实是了不起。下次如果卖烘干机还让你去。” 事实证明周宇对自己兄弟还是及其了解的,果不其然听了周宇的话后周虎的大脸变得苦兮兮的,苦笑着说道:“二狗哥,兄弟这就是一锤子买卖了,我临走时那个老板都要给我跪下了,哭着和我说如果他下次再看到我去他店里人家直接就关门停业,说他们店门槛低容不下我这尊大佛。嘿嘿,不就是嫌我把价钱压得太低了么?妈的,奸商一个!” 周宇痛苦地揉了揉太阳穴,碰到三驴子这么个主儿是所有商人的噩梦,看来下次再要卖烘干机的话得换个人去了,否则三驴子去了还真有被人家扫地出门的可能。不过如果三驴子要是再讲究点战略战术而不是一味的死缠烂打还真就是个购买部门的奇才。 周宇和周虎以及几位太公聊了一会儿后感觉有些乏累,就背着背篓回家歇息了。 吃完晚饭一家三口正在院子里歇凉呢,谁成想周定邦父子和张会计来了,坐了一会儿左右言他的就是不说正事儿。 周宇心里鄙视着,三叔和张会计来指定是想找自己有事儿,可能是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这才东拉西扯的,至于周虎那纯粹就是来打酱油的。 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周定邦狠狠地朝周虎使了个眼色,周虎不清不愿地努努嘴开口说道:“二狗哥,你说咱明天就开始烘烤红景天能不能在五当儿(端午节,北方大部分地区都叫“五当儿”)前卖出去一部分?话说兄弟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啊!” 周宇气闲若定地说道:“三驴子你急啥,那东西也不会长腿儿跑了,我看乡亲们这两天也是累得够呛,要不歇几天再开始吧。如果你小子缺钱哥哥先借你点。” 周定邦沉不住气了,一把把儿子巴拉到旁边,对着周宇说道:“二狗子,你也不用这么阴阳怪气的,这事儿是我和你张二叔一起合计的,这不看你最近几天比较辛苦我们也不好意思提,就让三驴子先打个前站。 我和你张叔是这么想的,如果在五当儿之前能赚到一笔钱分给乡亲们,乡亲们也能高高兴兴地过个节,起码大伙儿都能割上些新鲜肉改善改善,三叔也知道你小子最近确实很累,但是为了周家村咱不累让谁累?”张会计也在一旁用沉重的语气为周定邦烘托着气氛。 周宇也不开玩笑了,这时候要是再开玩笑旁边一直虎视眈眈的周定国同志就要动粗了,不过为了能让乡亲们度过一个乐呵的五当儿再累点也值了。 于是周宇点了点头,对着周定邦说道:“行三叔,就按你说得办,反正最近地里也没啥活,就让大伙儿可劲儿地挖吧,那台烘干机干脆就二十四小时连轴转,你们弄一些人分成几个组照看机器,最好能弄个大号的风扇给机器降温,这样的话三五天的功夫各家也能赚上不少钱,保证这个五当儿能过得舒舒服服的。” “好嘞,叔就等你这句话呢,要不怎么说你是我周定邦的侄子呢?你呀就这点好地方随我,这觉悟就是高。”周定邦咧着大嘴笑呵呵地说道。 旁边的张会计这会儿都懒得搭理这位村支书了,做人咋能这么不要脸呢?人家父母还在旁边呢,要像也要像人家父母好不好,好不好? 三人完成了心愿,乐颠颠地走了,又歇了一会儿后一家三口也进屋睡觉了。 周宇躺在大炕上辗转反侧睡不着,村里的事儿最近忙乎的也差不多了,可自己还有一大堆活儿没有干呢。现在鱼塘还空着,野鸡岭外围的农作物也被山上的野鸡小兽祸祸地不轻,还有空间里还有一大包不老草的孢子粉呢,这玩意可是比红景天还金贵,就是不知道咋样才能种出来。 想了一阵子后周宇也没想出个好法子,所幸就什么也不想了,蒙头睡大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