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稀有鱼苗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八十三章 稀有鱼苗

由于心里有事儿,周宇这一宿睡得不是很踏实。但是由于昨晚在空间里又种了一茬红景天,然后喝了些空间水,再加上空间对身体神奇的促进效果,醒来后的周宇竟也精神奕奕的,丝毫没有疲乏的感觉。 空间里大个儿的红景天已经堆积了两大堆了,估计也能有个三百多棵,再加上昨晚种植的一茬子总数就接近四百多棵了,要是全部卖掉的话少说也能卖个几十万,但是这么多的特品红景天周宇可不敢一下子全拿出来卖掉,现在的人没有傻子,人家不怀疑才怪呢。 不过呢周宇也不担心,“小鸡不撒尿,各有各的道”,反正村里也要大批量往郭老板那里贩卖红景天,到时候自己把这些大个儿的砍成几截烘干后再拿到县城去卖,相信就是孙猴子在世也绝对发现不了其中的道道。 这样做虽然少赚了不少钱,但是它安全呀,而且自己种植红景天那简直比喝凉水还简单,两天就是一茬,别说这玩意六十块钱一公斤,就是三十块钱一公斤自己也能赚个盆钵皆满。 起来后的周宇照例剁菜喂家禽。今天他完全把注意力放到了那只战斗鸡上了。 这只大公鸡还是那么的优雅与高傲,经过周宇又一次地喂食了半滴稀释后的空间液后,这只大公鸡羽毛更加的鲜亮了,站在一群家禽中那绝对是鹤立鸡群。除了看到周宇的时候欢快地叫了两声外对周围的这些家禽眼睛里都是不屑。 看来经过昨天那一次火拼树立了战斗鸡在家禽界的老大地位,所过之处无论鸡鸭还是大鹅无不纷纷退让,那叫一个牛逼啊! 周宇看得眼热,要不是还顾忌自己的小命,这时候恨不得也弄两滴空间液喝喝,喝过空间液之后就算是在人堆里没有战斗鸡这么牛逼那也不会差太多吧? 喂完鸡鸭周宇匆匆地巴拉了几口杂粮粥就要出去,惹得老妈王桂兰嗔怪道:“小宇,啥事这么着急忙慌的?你不是最爱吃这杂粮粥么?就算是有啥急事儿这饭总得吃好了吧?” 撂下饭碗的周宇解释道:“妈,我真得吃饱了,待会儿我得去找三驴子到红旗镇看看鱼苗去,野鸡岭的那两个水塘子还空着呢,这鱼苗要是早些投下,说不定年前还能捞上来一批呢。” 听了儿子的话,正在吃饭的周定国插了一句,“家里的,小宇说得对,那两个鱼塘总这么空着也不是个事儿,别忘了我们还交了好几万的承包费呢,虽说种得那些农作物秋天的时候能抵得上承包费,但是咱们为啥要承包?不就是想要多赚些钱么?等咱们有了钱给儿子盖几间大瓦房,然后再说门亲事,咱俩这辈子就没有遗憾喽。” 这番话说得王桂兰脸上神采愈发,也不劝儿子吃饭了,愣是催促着周宇赶紧出门找周虎去。看样子也是为儿子的婚姻大事儿着急了。 周宇哭笑不得地出了家门,在门口把中卡打着火,开着车找周虎去了。 话说周虎今天本来还兴致勃勃地想要到场院帮着烘干红景天呢,这玩意可是得抓紧了,今天一大早老爸就带着一些人去山里继续挖红景天了,今天地尽快地把昨天挖得那些给烘干出来,要不在五当儿之前出不了多少成品。可是听说二狗哥要去红旗镇买鱼苗,这货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为啥?不知道现在周家村谁最火么? 周虎神情雀跃地开着车,这车可是比自己的二手面包强多了,就这样没用上一小时就来到了周虎所说的红旗镇淡水鱼育苗场。 红旗镇地势比太平镇平缓多了,加上这里又靠近松花江,林木繁茂,气候冷湿,山泉溪流众多,河水清澈,水温较低,是我国珍稀冷水鱼类的集中分布区。所以当地人利用这个优势大大小小的办了不少育苗场,听说省水产研究所在这里还有两个育苗场用来研究北方淡水鱼的。 而周虎介绍的就是这样一个省水产研究所开办的育苗场。这个育苗场坐落在离松花江主流约七八里远的一座半山坡上,也是利用这里原本就有的一些水塘简单的整理一番,分成室内和室外两部分,约有几十亩大小。 周宇和周虎来到大门外下了车和把门的大爷说明自己的来意,没过多久从育苗室里就出来一位四十多岁看起来很干练的中年人把二人接了进去。 通过聊天才知道感情这位就是这里的厂长,姓李,也是省水产研究所委派的,专门负责这里鱼苗的销售工作,当听说这两位年轻人想要买鱼苗时不禁问道:“我说两位小兄弟,你们来我这里算是找对地方了,我们这里常年有省里的专家在这里搞研究,很多稀有种类我们也培育出不少,不知道你们俩想要些啥?” 哥俩对视一眼,发现对方的眼睛里都是茫然一片。对呀,买些啥样的鱼苗?老天,这玩意自己根本就不懂,压根也没想过啊! 周宇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李厂长,我也不瞒您,我们哥俩对养鱼是一窍不通,这不前些日子包了一片山林,里面有两个大水塘,这不怕水塘荒废了这才想起要养鱼的。” “哈哈哈,你们两位小兄弟也算直爽,不懂没关系,以后咱慢慢学,不过我建议你们刚开始养鱼还是养些常见好养的,例如鲤鱼草鱼什么的,你们看咋样?” 周宇闻言摇了摇头,自己可是拥有逆天的空间水和空间液,要是养这些普通的鱼可就白瞎了,好钢得用在刀刃上,要养就养些稀有的值钱的,最好是别人养不了的鱼,这样才能创造最高的经济价值,同时也不冤枉自己拥有空间液了。 想到这里周宇诚恳地说道:“李厂长,平常的鱼我们就不想养了,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稀有的,而且特别值钱的那种鱼苗?我刚才想好了,要养就养最好的,价钱贵点没关系。” 李厂长嘬了嘬牙花子有些头疼,眼前的这位小伙子瞅着大方得体,长得也挺帅气,可是怎么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呢?还想专门养稀有的、值钱的鱼?那玩意谁不想养?可是有几个能养活?唉,现在的年轻人啊,怎么都是些好高骛远之辈呢? 不过人家是来买鱼苗的,有些话还是得说在前面,于是李厂长诚恳地说道:“小兄弟,我能理解你的想法,毕竟没有谁不想赚钱的。可是我要提醒你一句那些经济价值高比较稀有的鱼种很不好养,这几年我也卖出去些,除了几个这行干了十几年的行家之外没有一个养活的,所以呀想要一口吃个胖子是不现实的。行了,我的话只能说到这里了,至于想要买什么鱼苗还得你们自己决定。” 周宇感激地点了点头,看来这位李厂长也是个实诚人,不过人家并不知道自己有神奇的空间,所以还得厚着脸皮坚持啊。 “那个李厂长,我知道您是好心,但是我吧就是想碰碰运气,万一一下子让我瞎猫撞死耗子给碰上了呢?您说是不是?” 李厂长心里叹了口气,眼前这位小伙子这是钻到钱眼里了啊,算了,言尽于此,反正自己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赔了也找不到自己。 周虎这时候一声不吭,而是用坚的眼神支持着二狗哥,现在在周虎的心里,二狗哥绝对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战神,别说是几条比较稀有的鱼,就是龙二狗哥也绝对能养活。 “行了小伙子,我知道你的想法了,要说我们这里比较稀有经济价值又高的鱼苗倒是有几种,例如青梭鱼、石川氏哲罗鱼、鸭绿江茴鱼、东北七鳃鳗、花羔红点鲑,这些鱼苗原本是没有的,省里的专家经过五年的研究才培育出了适合鱼塘养殖的这些鱼苗,这可都是我们东北甚至是国家的宝贝啊,只不过这些种类的鱼苗实在是不好养,所以现在还上不了普通老百姓的餐桌。 小伙子不是我和你吹,你要是能把这几种鱼养活哪怕是只能养活一种你这辈子吃穿就不用发愁了,现在东北这片儿能把这几种鱼养活的也就不到十个人,你说你要是能养活是不是就发大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