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再遇佳人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八十四章 再遇佳人

周宇激动地点了点头,然而说出的话差点把李厂长给气死,“李厂长,这几种鱼毕竟还有人能养活,不知道你们这里有没有别人养不活的稀有鱼苗?” 李厂长刚才觉得周宇说话有些不着边际,现在可不这么认为了,这哪是不着边际?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嘛,这小子脑袋是不是有毛病? 于是一气之下没好气地说道:“有啊,怎么没有?我们这里的专家几年前就把细鳞鱼的幼苗培育出来了,可是几年过去了愣是没有一个人能把这鱼养活。 这种鱼可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总共分为两个品种:终年栖息于山涧溪流的群体,个体较小,体色较暗,称“山细鳞”;冬季洄游到大江越冬的个体较大,体色鲜艳,称“江细鳞”。这种鱼肉质细嫩,脂肪含量高,味道极其鲜美,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佳品。 这两年由于没人购买,我们也没怎么继续培育,估计池子里还有个上万尾,你要是想要就全部卖给你好了,正好这方面的研究资金还没有找落呢。” 周宇这个高兴啊,心里想好了无论这细鳞鱼苗多少钱自己是买定了。这种鱼简直就是为自己培育的嘛,到时候自己把这细鳞鱼养好了往市场上一推销,无论是老头票子还是美刀什么的不得哗哗地往自己兜里跑啊? 想到这里周宇站起来往桌子上一拍,兴奋地说道:“李厂长,这细鳞鱼的鱼苗我要了,不过我们哥俩也没多少钱,你看这价钱多少合适?” 听了二狗哥的话周虎赶紧配合地把身上洗得发白的齐肩大褂不着痕迹地掸了掸,意思是我们很穷很穷,大叔您看着办吧。 李厂长现在有些头疼,你说这两个小子精吧还非得要买人家都养不活的鱼苗,弄得自己以为这两个家伙多有钱似的;可是你要说这两个小子傻吧还知道讲价钱。反正这两个小子不是真得缺心眼就是卖傻装彪。 不过那池子细鳞鱼苗还真得赶紧卖出去了,要不这方面的资金回笼不回来林教授又该上火了。算了,就便宜一些卖给他们吧,养活了自己也为他们高兴,要是养不活他们自己找地方哭去,,反正自己看不见。 想到这里李厂长说道:“好啦,那这些鱼苗就便宜一些卖给你们好了,一口价四万块,要不是急着收回成本和可怜你们两个小子,这些鱼苗没有五万块钱谁也拿不走。” 周虎一挺身就要上前发挥他那死缠烂打和磨叽死人不偿命的精神,但是被周宇一把给拽了回来。这时候可不能让三驴子上,要是把这个实诚的李厂长给惹毛了不卖给自己鱼苗可就坏菜了。四万就四万吧,今天丢出去四万明天或许就能收回来四十万甚至是四百万,舍不了孩子你咋能把狼套住? 末了周宇很是豪爽的付了四万块钱,而李厂长也把一万尾左右的细鳞鱼苗卖给了周宇,在周虎磨叽了一阵子后李厂长不得已还赠送了十桶鱼食,最后送瘟神般把哥两个给送走了。 由于哥俩早上走得早,再加上鱼苗卖得也算是顺利,所以两人回到太平镇的时候也就十二点多一点,正是吃晌饭的时间。 本来周宇也不怎么饿,就想回家吃,但是周虎由于和李厂长进行了一番激烈地嘴战早上吃得那点粥早就变成废物排出去了,这会儿正饿得前胸贴后背呢。 听了二狗哥的想法后,这货把车停在道边,死死地抓住周宇的胳膊一张大脸满是心酸的样子,“二狗哥,咱不能这样啊,兄弟饿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就算是早些年的地主雇长工那也得管饱不是?虽然我们老周家也出了个大英雄周扒皮,但是您也不能啥都学人家吧?要知道那老小子最后可没啥好结果啊!” 周宇满脸黑线,一使劲儿把胳膊抽出来,三驴子这小子太不是东西了,怎么能拿自己和周扒皮相比?妈的,老子和他有一毛钱的关系么? 不过兄弟饿了这饭总是要吃的,于是没好气地问道:“三驴子,既然你小子饿了那咱们就在镇里吃一口,你想吃什么?” 周虎眼睛一亮,两个嘴叉子顿时就湿润起来,用大舌头添了一圈嘴后说道:“二狗哥,咱今天晌午去喝羊汤吧?我跟你说啊集市边上有家老陈头羊汤馆,那里的羊汤那叫一个绝呀,吃了保你连耳朵被割掉了都不知道。那些佐料 我听说他家的羊汤之所以好吃是因为他们家有个祖传的熬羊汤的佐料,人家都说就算是把羊粪蛋和那些佐料一起扔进锅里熬一会儿盛出来后那也是一碗羊汤,而且味道绝对不会差了。” 一开始本来周宇听着周虎说着羊汤的美味肚子里的馋虫也被勾了出来,就像要待会儿大快朵颐一顿,谁知道这小子越说越下道,又是割耳朵又是羊粪蛋煮汤的,这还没开始什吃呢周宇就开始反胃。 狠狠地瞪了周虎一眼,周宇近乎哀求地说道:“三驴子,不说话能憋死你不?这还没开始吃呢哥哥我就想吐了,有你这么恶心的么?” 周虎委屈地说道:“二狗哥,别人都这么说得,你咋还怪上我了?那个啥羊粪蛋煮汤只是说明人家的羊汤好喝。而且你当我傻是怎么着?要是真是用羊粪蛋煮汤我才不喝呢,那玩意绿了吧唧的一看就没胃口,估计味道也不能咋的。” “呕!”周宇赶紧把车门打开大头朝下开喷了,三驴子太恶心人了,有这么说话的么?一想到周虎所说的绿了吧唧的羊粪蛋煮得汤,周宇又“呕”得一下吐了一大口。 看到二狗哥开喷了,周虎嘴角浮现出一丝坏笑,赶忙也跟着下了车,极其热情极其温柔地给周宇拍着背。 等周宇吐完了,也感觉肚子里空捞捞的,在周虎的坚持下哥俩个还是来到了老陈头羊汤馆。 这里比周宇想象的要好得多,一百多平的地方,店面里收拾地相当干净,真正是窗明几净,而且还有空调。由于到了饭点儿,里面已经坐了一多半人,都在大口大口地喝着羊汤,嚼着面饼,更有几个爷们吃的是汗珠子噼里啪啦地往下淌。 哥俩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做好,周虎负责点菜,要了一个全羊,一个羊血豆腐和一个炒羊杂,主食要了四张面饼。 不多时点好的菜就上来了,看着纯白如奶的羊汤、闻着那诱人的香气,周宇这会儿也忘记了羊粪蛋煮汤的事儿,甩开腮帮子就和周虎大口吃起来。 要说这羊汤的味道真是不错,周宇在镇里读高中的时候偶尔也喝过羊汤,但是和这里的一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差地别,根本没有可比性。读完高中后就到南方上了大学并且在明珠待了几年,那里的羊汤就更不用说了,或者说那不叫羊汤,而应该叫水煮羊下货。 相隔七年后又喝到这么地道的家乡羊汤,周宇就停不下来喽,喝得是满头大汗,末了周虎一看二狗哥实在太能喝了,估计两人一锅不够,就又要了一个全羊锅和四张面饼。 哥俩个又是一通猛吃,看得旁边两桌的吃客是大眼瞪小眼,这两个小伙子是谁家的孩子啊?这他娘的分明就是两个饭桶嘛! 待到第二锅羊汤只剩下点底的时候两人才把筷子放下,周虎拿起一支烟就要点着,看到旁边的小服务员给了他一个卫生眼之后不好意思地笑了两声又把烟收了起来,和周宇一起看着窗外的风景,嗯~~,准确点说是美女。 忽然周虎捅了捅周宇嘿嘿笑道:“二狗哥,你看那边,他娘的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喝碗羊汤也能碰到死对头,那只大奶牛走么走到哪里都能碰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