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八十六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

周虎这辈子最恨别人拿自己的父母和大爷说事儿,这可都是自己最亲的人,没想到今天这小子竟然敢那啥自己的大爷,老子要是不收拾你都对不起自己敬仰的二狗哥。 剩下的几个杂毛一看自己的老大被人收拾了,也顾不得调戏两个女孩子了,纷纷朝周虎扑来。 诸葛小小这时候既高兴有有些失落,刚才自己和青青被流氓调戏的时候,是多么希望能出现一位白马王子来解救自己啊,结果解救的人是出现了,不过不是王子也没骑白马,而是上次碰见的那个大色狼,就那个锅盖头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 柳青青可没有诸葛小小这些小心思,聪慧的他早知道这个锅盖头不是什么色狼,只是喜欢看看美女而已,今天人家能够挺身而出来解救自己,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人家。可是就他一个人呢能打得过那群小流氓么?上次和他一起的那个眉清目秀的大男孩哪去了?他要是能够出现该有多好啊! 一想起上次遇到的那个高大帅气有点色的男孩子,柳青青的俏脸上便浮起一抹红晕,这个男孩子自己有些看不透,总感觉他吊儿郎当的背后有着别的男孩子所没有的气质,这应该是个有故事的男孩子,以至于上次从太平镇回到家里后自己还花了不少小心思想这件事儿呢。 不说两个女孩子不同的心里,单说周虎这会儿正大发雄威呢,一只大饭勺被他耍得是虎虎生风,碰着就是一个大包,刮着就被带走一层皮。 要说周宇的拳脚如果和高手比的话连人家一根毛都不如,但是用来对付这些小混混那是绰绰有余了。一会儿的功夫这些小混混就被敲得满身是包,皮肤表面被刮得血糊淋啦的,一个个像是被生生拔了毛的老母鸡。 看到周虎如此爷们,诸葛小小的眼神越发地亮了起来,没想到这个死锅盖头这么利害,而且还这么男人,关键时刻还能英雄救美。心里暗自思忖着:“算啦,本姑娘就大方一回,上次偷看自己的事儿就过去好啦。” 这群小混混此时被周虎教训地是哭爹叫娘的,而且一大群人被一个傻大个儿给撂翻了,这以后还怎么在圈子里混?还怎么在太平镇耀武扬威?想到这里有两个狠茬子掏出了藏在腰间的匕首照着周虎就插了过去。 周虎一看自己两面受敌,而且这两个家伙手中还有凶器,但是这种情况太突然了,只能选择对自己伤害最小的措施了。于是拎起手上的大饭勺照着对面家伙手中的匕首就打过去,后背则留给了另一个手持匕首的小混混。 “小心!”两个女孩子一只关注着场中的情况,这时候看到周虎背后空门大开,吓得赶紧提醒周虎,但是周虎脸上只能浮起一丝无奈,老子只是个人,不是三头六臂的哪吒啊! 就在周虎把前面家伙手里的匕首打掉的同时,后面那个拿着匕首往前冲的家伙忽然被一个酒瓶子给砸倒在地,瓶碴子碎了一地,那个家伙捂着头在地上嗷嗷得叫着。这自然是周宇及时赶到抽冷子给这家伙来了一下子。 放倒一个手持凶器的小流氓之后,周宇用嘴吹了吹只剩下半截的啤酒瓶子,眼睛里露出一丝让人颤栗的寒意,沉声道:“还有谁不服的尽管放马过来,你们这帮人渣干什么不好?竟然敢光天化日之下调戏妇女,老子今天要是不扎死几个都对不起打下这万里江山的老前辈们,就当老子是为民除害了,来啊!” 看到周宇手里的半截酒瓶子正露着不规则的尖碴,被阳光一照反射着刺眼的寒意,再加上周虎在一边拎着大号饭勺子虎视眈眈的,这群小流氓也不敢报仇了,“呼啦”一声撒丫子开始做鸟兽散。 看到两个穿着明显是山里人的小伙子打跑了小流氓,周围围观的人想想自己刚才只是个看客便觉得有些惭愧,但是英雄一定要敬重的,不知是谁带头鼓了一下掌,随后大伙儿也都“啪啪”地开始鼓掌,一个劲儿地夸奖二人是好样的。 周宇朝四周的群众抱了抱拳大声说道:“父老乡亲们,你们刚才都在场,刚才我已经报警了,估计警察马上就能到,不知道大伙儿到时候能不能给我们哥俩做个证人? 令周宇哥俩感到欣慰地是话音刚落,周围呼啦一下子就有十多个人站了出来表示愿意替两人作证,证明他们俩是见义勇为。 诸葛小小和柳青青这回终于把心放到肚子里了,对于能够及时出现在自己面前解救自己的两个大男孩也是感激万分,而周宇沉着冷静、满脸煞气地一瓶子就撂倒一个小混混的举动更是在柳青青心里留下了深刻地印象。 两个女孩子来到哥俩近前,柳青青感激地说道:“多谢你们两位的救命之恩,待会儿我们俩会跟着你们一起去派出所给你们俩作证,因为我们是受害人,作证的话力度也能大些。还有你们俩刚才没受伤吧?要不我们先到医院看看?” 这时候诸葛小小也说道:“喂,那个姓周的锅盖头,这回谢谢你啦,要不是你本姑娘今天可真就要够呛。那个上回那事儿就算拉,本姑娘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原谅你好啦。还有那个大帅哥也谢谢你呀,你刚才那个挥酒瓶子的动作简直帅呆了。要我看你们还是听青青的话现在就倒医院去看看,医药费我们姊妹出,只有你们没事儿就好。” 被解救后诸葛小小又恢复了往日的活泼,叽叽喳喳地说了一通,胸前的两坨肉也跟着一颤一颤的,看得周虎嘴巴张得大大的,两眼直发呆。 看到自己兄弟没出息的样子,周宇在背后狠狠地拧了他一把,把周虎疼得直龇牙,这才把目光转向了人家的脸上。 诸葛小小此时撅着小嘴,狠狠地瞪着某个色色地男人。真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就这个锅盖头绝对是个地地道道的色狼,哼,哪有这么直勾勾地瞅着人家胸脯的?太让人难为情了,自己的不就比别的女孩子大了一点点么? 但是人家毕竟救了自己小命,这时候也不能对人家发狠,唉,看看就看看吧,反正也掉不了一块肉。 待到周虎的表情恢复自然后,周宇才笑着对两个女孩子说道:“谢谢你们的关心,医院就不用去了,我们哥俩还没面成那样,如果不动刀这群小流氓绝对不是我兄弟的对手……” 过了一会儿地上那位被周虎用勺子砸昏的驴脸大哥也醒了,这小子在地上坐了一会儿才慢慢理清了个中缘由,看来自己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妈的,自己那一帮小弟死哪儿去了? 这小子四下寻摸了一圈,看见离自己不远处有家伙满头是血的在那里哼哼着,定睛一看,我了个靠,那不是自己手下最能打的小李飞刀么?于是驴脸也知道事情不妙了,看来自己兄弟是全军覆没啊,这小子一骨碌爬起来就想跑。 周宇和周虎那是啥人,那绝对是人精中的人精,这家伙可是罪证,可不能让他跑了,要不地上一个满头是些,一个捂着手腕子嗷嗷叫的待会儿警察来了怎么解释?于是周虎快跑几步上前一把就把这家伙提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