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花花看月子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八十八章 花花看月子

等到诸葛小小反应过来周宇俩人早已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诸葛小小张着小嘴吃惊地说道:“青青,他们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呢?那两个家伙这是抽什么风?我们可是真心想谢谢他们俩的啊!还有那锅盖头刚才说什么要我减肥,还说什么有违人道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看着好姐妹如坠云里,再看看她胸前的微颤的山峰,想想周虎那小子的话,柳青青真是哭笑不得,自己怎么会认识这么两个极品男女啊。不过看那俩兄弟生气的样子估计以后也没有相见之日了,想到这里心里还真有些不是滋味。 看到好姐妹站在那里不说话,直性子的诸葛小小着急了,“青青,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倒是给我说说啊?真是急死我了。” 没办法柳青青只能向这个胸大无脑又不会说话的好姐妹把自己理解地说了一遍,并严重批评了她以后说话要注意分寸,如果今天诸葛小小说话能够注意一些火候事情绝对不会闹成这个样子。 末了诸葛小小又问了一句,“青青,你说得这些事儿我下次一定会改,对了,那个锅盖头临走时说得什么我又是雄伟又是减肥又是有违人道的是什么意思?” 柳青青俏脸一红,狠狠地用手捏了捏对方的胸峰,娇嗔道:“你说什么意思?你身上除了这地方外别的地方还有一丝的肥肉么?” 诸葛小小就是胸再大那也是有脑子的,要不凭啥能考上大学?听了好姐妹的话后气得是杏眼圆睁,双手叉腰对着周虎消失的方向大声骂道:“周虎,你个死锅盖头,竟然敢如此调戏本姑娘。你给我等着,下次要是让我看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还有违人道?到时候本姑娘叫你不能人道……” 至于诸葛小小和柳青青如何发怒生气哥俩是看不到了,这次见义勇为对他们来说只是小事儿一件。人家雷锋同志坐火车好事儿就做了一火车,而自己哥俩开车来回加起来也有个一百多里了只不过才做了一件好事而已,哪好意思老是记在心头啊! 到了家里后周虎惦记着场院上的红景天,可是又想和二狗哥一起把鱼苗送到野鸡岭,后来被周宇撺掇着到场院去了。而周宇干脆把车开到狼沽河边的一处小树林里,把十多桶鱼苗和鱼食放进空间打算明天再到野鸡岭放进水塘里。做完这些后从空间里搬出个大西瓜坐在河边大口地啃着。 啃了一会儿后周宇又进到空间里把前天栽种的红景天都挖了出来,这空间用来栽种作物效果好得不得了,一般两天就是一茬,而且个头大质量高,有时候周宇甚至想这玩意是不是神话里的仙器,要不哪来的这种逆天的效果? 斑斑和大红二红听到周宇的声音一股脑地也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全都出来了,斑斑就不用说了,但是两头大野猪周宇感觉最近聪明了许多,自从上次被自己教训后空间里的瓜果蔬菜再也没有被祸祸过。 其实最令周宇感到不解地是无论斑斑还是两头大野猪都知道啥是好东西,空间水和瓜果蔬菜也被它们吃了不少,可是自从周宇给它们喂食过稀释后的空间液之后,空间水池上方的那个装空间液的小水坑这三只动物谁都不敢靠近,要知道那可是空间里最宝贵的东西啊。 “难道它们也知道空间液劲儿大怕被撑爆了?”周宇不无恶意地想道。 出了空间后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周宇开着车沿着河边的土道往家走。 狼沽河两岸长满了红花绿柳,现在正是柳树退絮的季节,就见一团团一朵朵的柳絮随风起舞,犹如一只只白色的精灵。夕阳西下,河面上几只水鸟在做着超低空飞行,扑捉着河面上露头呼吸的鱼虾。 到家之后周宇发现只有老爸一人在家,原来由于老妈算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识文断字之人,所以被三叔周定邦给请到场院里帮忙记账了,估计得天黑才能回来。至于周定国,村里三四十岁的老爷们有得是暂时还用不到他,所以就被兄弟撵了回来,这会儿正坐在院中的藤椅上喝着茶水呢。 看到儿子回来了周定国赶紧问了儿子事情办得咋样,得知儿子已经把鱼苗买回来并且放到水塘里了,周定国总算是落下了心头的一块石头,赶紧招呼着儿子坐下歇息一会儿。 但是周宇没有坐下,而是在院子里溜达了一圈,周定国被儿子转得有些发晕,于是瞪着眼睛问道:“小宇,你能消停会儿不?你都把我转晕了,你在找啥?” 听了老爸的话周宇这才收住脚步,对着老爸说道:“爸,你这两天看见咱家的花花了么?我这两天忙得晕头转向的,怎么感觉没瞅见这家伙呢?” 听到儿子提起了家中那个惹祸狗,周定国就觉着头有些大,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唉,咱家花花这两天很忙,应该是去照看月子了。” “扑哧”一声,周宇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笑死我了,照看月子?花花还会照看月子?爸,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幽默了?” 周定国也被儿子的笑声感染了,不由得笑道:“臭小子你傻笑啥?花花怎么就不会照看月子了?你还别说花花这小子还真挺有情义的,这点还真像我们老周家人,唉,不过就是不点不着调啊!” “爸,花花到底咋了?咋又不着调了?”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说道正题,周宇有些着急了。 “臭小子你急啥?一说起这件事儿我和你妈就头疼。在你回来前,也就是年初的时候,花花这小子同时和你水生哥家的大白还有你大奎叔家的大黑好上了。 嘿嘿,不过也神了,这不前些日子那两条母狗下崽了,也就相隔不到十天。这下子把你水生嫂和大奎婶子愁坏了。要说花花这小子还真能耐,你知道大白和大黑一共下了几只小狗崽么?” 说到这里周定国打了一个埋伏,颇有些得意地等着儿子回答。 周宇被花花的彪悍吓着了,感情这死狗还是一**啊,他娘的还过上了一王二后的性福生活,简直就是雄性世界的楷模啊! 周宇怀着崇敬的表情猜道:“爸,花花和那两只母狗再厉害一窝最多也就是五六只小狗崽到头了,不过这样也不少了,难怪我水生嫂和大奎婶子会发愁了,这些狗崽子可得费不少粮食。” 周定国拍了拍儿子的肩头自豪地说道:“小宇,你猜少了,要是一窝就五六只爸有啥和你显摆的?我和你说啊,一窝九只,一窝八只,总共十七只,十七只小狗崽子啊!你说咱家花花厉害不?” 周宇一听浑身一哆嗦差点没坐到地上,不可置信地说道:“爸,你这玩笑开得可是有点大了啊?你当大白和大黑是青蛙呢,一下就是一群?” 周定国哈哈大笑,可能是由于激动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儿子眉眼含笑地说道:“小宇啊,爸说得都是真得,其实这些还不是最让人吃惊的,你知道这两窝小狗崽子都是啥颜色么?” 周宇苦笑了下,“爸,你就别折磨我了,和花花这死狗有关系的事儿你还是一块儿都告诉我吧。” 周定国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大黑下得那窝是八只,全是黑颜色的,大白下得那窝是九只全是白颜色的,你说这事儿是不是很奇怪?谁家的小狗崽子也没说一窝长得全都像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