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老爸的恐怖厨艺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八十九章 老爸的恐怖厨艺

周宇听了差点笑死,花花这只流氓狗这回该郁闷了吧?推倒了两只母狗生出的后代竟然没有一只像他的,嗯~~~,不对,说不准这两窝小狗崽的父亲不是花花呢? 想到这里周宇对着老爸说道:“爸,你觉得有没有可能花花不是那两窝小狗崽的亲爸?” “放屁!人家的那两条母狗发情的时候都是拴在院子里的,就是为了躲避花花,没想到还是没防住,花花趁着人家中午睡觉的时候偷偷溜到院子里把那两只母狗给糟蹋了。 要说这事儿吃干抹净了也就没事了,但是偏偏就让人家抓了个现行,你说这两窝小狗崽子不是它的种还能是谁的? 而且那两只母狗下了崽之后花花就一天到晚地到人家院子外边转悠着,而且隔一段时间就哀嚎几声,最后你水生哥和大奎两家两家看着心里发堵这才让花花进到院子里。” 周宇实在受不了了,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笑个不停,同时心里对花花也是充满了同情,这同时照看两个老婆坐月子一定很辛苦吧?可怜的花花呀! 看到儿子蹲在地上笑个不停,周定国没好气地说道:“小兔崽子你就知道笑,这花花开枝散叶是好事儿,可是也太多了。那两人家这会儿愁得都要吃不下饭了,这么多的狗崽子养也养不起啊。就是送人也送不出去,咱村哪家还没有一两条狗? 我和你妈昨天合计了,要是那两家实在养不起了我们就抱回一半来养,这毕竟是花花的后代啊,本来我们也想全养,可是说实话咱家还真有点养不起。” “别介,不就是十七只小狗崽么?我养,我全养了,谁也不许和我抢!爸,你赶紧去我大奎叔和水生哥家,就和他们说让他们千万不要发愁,也不要把小狗崽送人,这十七只我全要了,如果他们觉得那两只母狗也是负担,就连那两只母狗我也要了,反正它们已经是花花的老婆了,这投靠夫家也算是合情合理不是?” 周定国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儿子,那眼神就像是看着外星人一般,虎目中一丝小火苗冉冉升起,指着周宇气呼呼地说道:“小兔崽子,你是真傻还是专门来气我?你知道将近二十只狗意味着什么吗?你和三驴子饭量够大吧?但是你和三驴子加起来也就是四条狗的饭量,也就是说两条狗就能顶你一个人。 你说我们一家才三口人这日子就过得紧紧巴巴的,要是再多出十个壮汉这日子还能过么?你这是要逼着我和你妈去上吊啊!” 周宇满脑门黑线,老爸也是的,有这么说话的么?于是苦笑着说道:“爸,我是你儿子好不好?你怎么能拿我和狗比呢?” “怎么不能比?在吃饭的问题上你和狗一样!你也知道在咱村狗和人吃得都一样,既然养了就要养好,否则就不养。” 得,周宇这回彻底地郁闷了,不过花花的十七个子女坚决不能给别人,要知道花花那可是喝了空间液的啊,它的后代还能差得了?再说凭借自己的神奇空间,别说十七只小狗崽,就是一百七十只也绝对养得起。 想到这里周宇措了措词对着老爸说道:“爸,我刚才和你说得都是真的,这十七个小狗崽我全要了,这不前两天我和三驴子到野鸡岭种植红景天,发现以前种得那些农作物有好多都被祸祸了。现在既然花花有了这么多的孩子,我就想好好的把它们养大,到时候最次也能帮我看看山啥的。 再说我上次去山里看望我姥爷和舅舅时发现了一片特大个儿的红景天,上回也拿到县城给人家看了,人家给到二百五十块钱一斤,就凭这些红景天我养活花花它们一家子绰绰有余,所以你就不要担心它们会把我们家吃穷了。” 周定国狐疑地看了儿子一眼,末了又摸了摸周宇的额头,嘴里念叨着:“也不发烧啊?怎么净说些胡话呢?” “爸,你怎么就这么不相信我呢?你说这样的事儿我敢骗你吗?上次三驴子也和我一块儿去了,不信的话你问问他去。” 看到儿子这样说周定国这回可真信了,五十多岁的人了乐得硬是蹦了好几个高。 儿子既然有钱了那这十七只小狗崽自然要养了,要知道这可是老周家的狗留下的种啊,不是万不得已谁舍得送人啊! 由于老婆子不在家,万般高兴的周定国晚上决定亲自下厨,吓得周宇尽力阻拦,但是怎么拦也没拦住。 周定国做了一锅高粱米水饭,弄了一个黄瓜丝凉菜、一个西红柿炒鸡蛋。 结果在吃饭的时候周宇愣是没敢先动筷,因为老爸的厨艺实在是不敢恭维,充其量也就是个吃不死人的档次。 高粱米水饭纯白如雪,在冰凉泉水的浸泡下更显清新凉爽;西红柿炒鸡蛋则是红中透着黄,金黄中镶嵌着红,竟然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艺术气息,表面上绝对看不出啥毛病。但是那一大盘黄瓜凉菜么还是很直观的,周宇不知道那比手指头还粗的黄瓜丝吃下去会不会卡在喉咙里把人噎死。 周定国没搭理儿子,而是对老婆子说道:“家里的,你也累了一天了,赶快尝尝我的手艺。” 看着老头子小孩子般希冀的眼神,王桂兰有些于心不忍,同时心里更多的是感动。 要知道周家村的老爷们会做饭的可是凤毛麟角,今天自己回来晚了老头子能主动做饭让自己到家就能吃口热乎的,这实在是太难得了。即使再不好吃又能怎样?反正是熟了就行,关键是这片体贴自己的心呐! 王桂兰伸出筷子夹了一块西红柿放在嘴里慢慢咀嚼起来,周宇父子则是神情紧张地看着她。 慢慢地王桂兰地脸上露出满意地神色,“他爸,还别说,你这厨艺见长啊,这西红柿的味道真是不错,酸甜咸可口,我今天可得多吃点。” “好好好,喜欢吃就多吃点,来小宇,你吃点鸡蛋好好补补。”周定国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一高兴就给儿子夹了两大块鸡蛋。 周宇一直在观察老妈的表情,这会儿看到老妈吃完西红柿后很陶醉的样子,周宇才夹起老爸送来的鸡蛋送进嘴里大口地吃起来。 都说龙生九子各不相同,事实上即使是一个锅里炒出来的菜味道也可能是不一样的。 周宇刚嚼了一口立马就嚼不下去了,感觉嘴里就像是塞了一块大粒盐似的,把他咸的不行了,一个劲儿得招呼着“咸、咸。” 可是在周家村鸡蛋也算是荤菜了,就算是再怎么咸也不能吐出去,有些心慌的周定国赶紧给儿子盛了碗高粱米水饭,周宇想也没想一下子就喝了一大口。 这下子倒把嘴里的咸鸡蛋中和了一些,谁知道周宇又嚼了一口后感觉就是在嚼生高粱米,好悬没把牙给咯掉了,这下子实在是忍不住扭头就喷了出来。 王桂兰不乐意了,陈着脸问道:“小宇,你这是干嘛?你爸做得这道菜味道不错啊,妈吃着感觉比我做得还好吃呢,怎么到你这儿毛病就来了?” 周宇喝了口饭水漱了漱口有些委屈地说道:“妈,咱不带这样的,就这饭菜还叫好吃?那鸡蛋能把人咸死,这高粱米水饭能把人牙给咯掉了。不信你们自己试试?” “不能啊,我这是按照你妈的做法做的呀,怎么会这样呢?” 说完周定国勇敢的夹起一块鸡蛋送进嘴里大口地嚼着,没坚持到三口立马端起高粱米水饭就往下灌,结果和周宇一样也喷了出去。 看到爷俩都这样,王桂兰夹了一小块鸡蛋尝了一下,末了又撅了几粒高粱米尝了尝,然后有些不解地问道:“老头子,这西红柿炒鸡蛋你是咋做的?不是西红柿和鸡蛋出锅前一块儿放得盐么?” “是一块儿放得盐呐,不过在炒鸡蛋的时候我也放了一大勺盐。”周定国弱弱地说道。 得,终于找到症结所在了。至于高粱米水饭周定国只是烧了一个开就盛了出来,能熟才怪呢。 幸好中午家里还剩下几个苞米面饼子,一家三口吃着冷饼子、喝着山泉水、就着黄瓜丝,不~~~应该说是黄瓜块吃了一顿晚饭。 末了周定国怕鸡蛋糟践了,愣是按照一口鸡蛋一口饼子两大口山泉水的比例把半盘鸡蛋全吃光了,当然饭盆里的饼子少了两个,水缸里的泉水也下去了一大截。 这天夜里周定国上厕所的时间比睡觉的时间多了一大截,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差点连裤子都不用提了,这一晚上把半辈子的尿都撒完了。 (这章写得很顺,希望能在这炎炎夏日带给乡亲们一点清新和快乐。好久没求推荐和收藏了,要是乡亲们方便的话就随手给点和收藏一下,相信这本书还是值得看下去的。对了,本书昨天上了“都市强推”了,希望乡亲们帮忙加把劲儿往前推推,备不住以后还能上“全站强推”呢。写书的人没有不希望自己的书得到大伙儿肯定的,读得人越多动力自是越大,这和金钱无关,只是一个小文人的一点点的自尊而已。拜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