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苇塘深处天鹅舞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九十一章 苇塘深处天鹅舞1

到家之后周宇发现父母都在家,老妈在拾掇去年收起来的大枣,老爸则拿着镰刀收割墙边的马莲。 看到这一幕周宇就知道父母这是在准备五月节包粽子的事儿。北方大部分地区包粽子都喜欢用糯米或是大黄米,而且还要在粽子的一个尖角放入一个大枣,当粽子煮好后,在煮粽子的锅里飘出的枣香伴着粽叶的味道馋的人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而马莲则是用来把包好的粽子绑好,据说用马莲绑好的粽子蒸煮时不容易脱落。太平镇周围的农村家家都要在院子里种上几株马莲草,就是为了每年的五月节包粽子用。 周宇巴拉手指头算了算,你别说还真是快到五月节了,难怪老爸老妈要开始准备这些东西了。 看到儿子回来了,王桂兰高兴地说道:“小宇回来啦,累不累?妈给你倒杯石茶解解渴。” 说完就放下手里的大枣跑着去给儿子准备石茶了。 周定国刚刚割完了两株马莲,周宇赶紧过去帮着老爸把马莲放在墙根底下晒着,这玩意要暴晒几天后方可使用,要不然不结实。 看到老爸还在那里割马莲,周宇忍不住问道:“爸,你割那么多马莲做啥?咱家包粽子也用不了这么多啊?” 周定国笑了笑,对着儿子说道:“小宇,你这两年不在家,所以有些事情你不知道。 最近这几年过年过节几乎都是我们家和你三叔家负责你刘太公和吴太公他们的吃喝,这马上就来到五月节了,他们岁数大了又是单身一人,哪里会包粽子?所以啊我和你妈这几年都尽量多包些给他们带出来。话说他们岁数大了也吃不了多少,但是我们得让他们感受到有过节的味道,也让他们知道大伙儿没有忘记他们。” 听着这充满人情味的话语,周宇心里也为父母的举动感到自豪,一朝一夕的帮助或许不难,但是这种长年累月、润物无声地帮助才最为难得。而在周家村这样的事情举不胜举,不能说他们傻,只能说他们都有颗火热而感恩的心! 看到儿子沉默不语,周定国欣慰地笑了笑,继续割着马莲。 不一会儿周桂兰端了一大茶缸的石茶出来,招呼着爷俩喝茶。一家三口顺便坐在藤椅上唠了会儿家常,唠着唠着话题自然就唠到了包粽子上面。 王桂兰对着周定国说道:“当家的,你下午去苇塘打些粽叶回来吧?再有四五天就到五月节了,粽叶打回来后还得泡上两天然后还得煮两遍这味道才能好,所以呀还真得早点打回来。” 周定国点点头,“行,我吃过晌饭就去,今年咱家尽量多包点,村里的老人不少,如果小宇真能在五月节前把红景天卖掉得到一笔钱,我想五月节那天请村里的五保户到咱家吃顿饭。 到现在我还记得那些爷爷和叔叔大爷们在我小的时候有啥好东西都舍不得吃留给我,现在我也五十多岁了,他们也老喽,我只能尽最大的努力让他们有个安稳的晚年。” “爸,你放心吧,你这个愿望我保证能为你实现,咱现在就定好了,五月节那天就在咱家院里开席宴请那些太公和爷爷们,同时也把别家的太公和本家的爷爷们也都请来,咱们索性就好好热闹一番,过一个乐呵的五月节。” 瞧这话说得多有气势?周定国此时乐得嘴叉子都快裂到天上了,一个劲儿地夸奖儿子懂事儿有孝心,不愧是他的种。 末了周宇对老爸说道:“爸,下午打粽叶的活儿还是交给我吧,前几年我不在家没办法,现在我回来了以后这些小活就交给我好了。等吃完晌饭我就去找三驴子,我们俩一块儿去,他家不是还有个车里带做得筏子么?到时候我们俩就划着筏子进到苇塘深处,也好打些大个儿的苇叶,那样粽子味道才叫地道。” 吃完晌饭后,周宇背着个小背篓穿着长衣长裤,手里提着开山刀去找周虎。 周宇到的时候周定邦家正在吃晌饭,周宇也不客气拿了一条小板凳坐在一旁等着周虎。 饭桌上都是一般的饭菜,一盆白米饭,一大海碗土豆炖茄子,旁边还放着一大盘小葱黄瓜蘸大酱。 可是就是这样的饭菜愣是被周虎吃成山珍海味的感觉,周宇亲眼看到周虎盛了满满一大碗米饭,然后泡上些汤汁,端起碗用筷子往嘴里一划拉小半碗的米饭就进到肚子里了。然后这厮拿了棵小葱折巴折巴再蘸上点大酱送进嘴里嚼了起来,然后又是一划拉…… 就这样,一大碗米饭泡汤汁,周虎只用了三下就吃光了,中间还搭上了两根黄瓜和五根小葱。 看着周虎的吃相周宇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不就是一头人形的猪么? 等到周虎吃得差不多了周宇才把来意说出来,三婶子一听眼睛一亮,赶紧催促儿子跟周宇走,争取多弄些好苇叶回来。 今天的天气不错,用周虎的话说就是,挺风和日丽的。哥俩各背着一个小背篓,里面放着开山刀,一人一边抬着用车里带做得筏子,另一只手拿着一根长棍子向着苇塘走去。 走了十几分钟周宇哥俩就来到了芦苇塘前,这是芦苇的世界、芦苇的海洋,无边无际的芦苇在山风的吹拂下此起彼伏。 宽阔的湖面倒映着朵朵白云,亮得晃眼。一群胆大的大雁、绿头鸭子在半空中翩翩起舞。倒影中,水鸟们在水里穿云破雾,不一会儿又稳稳地浮在水中的棉絮云朵上。苇塘中一片浓绿,就连苇巷里吹来的风都和着湖水和苇叶的清香。 周家村就这点好,村民们对环境保护的非常好,这里的环境几十年如一日依旧保持的如此之完好,实在是太难得了。 “二狗哥别陶醉了,那玩意也不当饭吃,咱哥俩还是快点进去打粽叶吧,嘿嘿,说不定我们还能找到不少鸟蛋呢,那玩意可是美味啊!”说着说着周虎的口水就流了下来。 周宇现在心情好,没心思刁难这吃货,于是哥俩放下筏子蹦了上去,用手里的长棍当浆慢慢向苇塘里划去。 越往里划,湖水越绿越清,犹如进入了仙境一般。 筏子离岸边渐渐远了,好在这里的芦苇长得粗壮挺拔,株距很宽,两人划起来还不是很费劲。 这里的水是流动的,对面凤凰山上的泉水经过这里进入狼沽河。筏子顺着溪流向南漂划过去,不时地可以看到水面上漂来一些羽毛,有白的、灰的、黄的、金绿色和暗红色的…… 忽然周虎兴奋地大喊:“二狗哥,快看野鸭、野鸭!” 原来筏子的左边突然游出几只野鸭,一见生人又钻进苇丛里。苇巷幽深隐蔽,是水鸟们栖息的最为安逸的场所。 晌午的太阳尽情地喷洒着热量,越往苇塘深处走风的气息越是微弱,虽然苇丛比较密集,但是也挡不住那炙热光线的喷洒。哥两个没办法只好用苇叶编了两个大草帽戴在头上,这才缓解了被太阳光线灼烧的苦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