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苇塘深处天鹅舞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九十二章 苇塘深处天鹅舞2

哥俩个顺着水流慢慢地往苇塘深处划着,越往深处湖水越是清澈,颜色也越来越深,芦苇也是越来越大。原本刚才在外围只是稀稀拉拉地能看见芦苇密集的地方有几个水鸟窝,周虎还好信儿的划过去看看是否有鸟蛋可捡,但是看到窝里那大大小小的三两只小蛋时就连周虎这个顶级吃货也是没忍心拿走。 但是芦苇塘深处就不同了,可能是这里的苇子几十年没人采摘破坏,长得异常粗大。一个个硕大的鸟窝就筑在苇丛中间,哥俩所过之处鸟窝里的水鸟全都扑棱棱地从窝里飞了出来在空中嘶鸣盘旋着,发出了对闯入者的有声的反抗。 哥俩现在还真是有些发懵,从小到大也没见过这么多的水鸟啊!小时候采摘粽叶的时候大伙儿怕有危险,一般也就在苇塘外围采摘一些,一般人谁会闲着没事儿划着筏子到这么深的地方来啊?至于说这些水鸟对于周家村的村民来说还真就不算是一回事儿,因为就凭周家村这么好的自然环境,各种鸟类还能少得了么? “二狗哥,你看那几只灰雁长得多肥啊,瞧那架势怎么着也能有个七八斤,那味道简直绝门了,就算是想想也是口水哗哗流啊。” 要不是在苇塘深处,周宇这时候早就一脚把这贪吃的家伙踹下去了,嘴里哼哼道:“三驴子,别老惦记着吃,还是先学点法律吧,这灰雁可是国家保护动物,你小子要是吃了小心蹲笆篱子去。” 周虎不屑地撇撇嘴,“拉倒吧,太平镇附近哪个地方不吃?也就咱村人讲究这个,不过这么好看的水鸟吃了也确实是有些可惜。 对了二狗哥,这灰雁不让吃你可不能阻拦我找野鸭蛋啊,那玩意可不是啥保护动物,这再说苇塘里那玩意一群一群的,还动不动就来咱村的庄稼地里偷食吃,而且你野鸡岭那块地被祸祸了说不定也有这些家伙一份。” 周宇点了点头,心里也有一些小激动。要说这野鸭子是这片苇塘中最多的水鸟,每年夏季会产下无数的野鸭蛋,如果村里的村民想尝个鲜也会来苇塘里找些回去炒着吃,但是像自己哥俩这样划着筏子进到苇塘内部找野鸭蛋吃估计还是头一次。 想想野鸭蛋的美味哥俩顿时就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奋力划着法子找野鸭蛋去了,完全背离了来苇塘打粽叶的初衷。 哥俩划过一处水域,就见前方苇丛中间筑满了鸟窝,看这鸟窝的大小八九不离十应该是野鸭窝了。 俩人从筏子上站了起来打量着鸟窝里的情况,果不其然鸟窝里堆了十几个浅绿色的野鸭蛋,这些野鸭蛋只是比鸡蛋小了一号而已,表面光洁无比,甚至还反射着刺眼的阳光。 俩人对视一眼,心里激动地不行了,看样子这回是找到野鸭群的老窝了,不过奔着不涸泽而渔的原则,俩人每个窝里只拿了三分之一的量,即使这样,等两人离开这里时周虎背后的小背篓已经差不多装满了。 大丰收之后的俩人总算想起这次来苇塘的目的,就在周围打了些宽大的苇叶,等到周宇的小背篓装满了的时候俩人就打算往回走了。 俩人划着筏子沿着原路慢慢地往回划,由于心情高兴,俩人边划边欣赏这这漫漫苇塘无边的景色。由于回程是逆流行驶,周宇也不敢太分心,但是周虎就没想这么多,反正有二狗哥盯着自己得抓紧时间好好欣赏欣赏,下次再来还不知道啥时候呢。 就这样周宇低着头划着筏子,偶尔抬起头来看看周围的景色,而周虎则一直环顾四周,偶尔抬头仰望蓝天。 “二狗哥,你快看那是啥?那是啥?”冷不丁地周虎发出了一声尖叫,吓得周宇差点掉进水里。 能让周虎这么尖叫的指定不是普通的东西,所以周宇这会儿来不及多想赶忙顺着周虎手指的方向望去。 就见在蓝天白云下,翠绿的青纱帐上空,两只洁白优雅的大鸟在翩翩起舞,时而缓拍羽翅相互追逐,时而交颈嬉戏浓情依依。那优雅的舞姿让人忘记了烦恼、忘记了一切,心中只留那无暇的身影。这种舞姿感染着一切生灵,就连周围的水鸟也忘记了嬉戏,驻足在苇杆上流连忘返…… 天鹅,这是两只大天鹅,他们的高洁优雅使人一见便会情不自禁地说出它们的名字。 这两只大天鹅离二人的位置不远,周虎便央求道:“二狗哥,要不咱俩划过去看看?我长这么大还没看过天鹅呢,这回算是见着活着的了,确实带劲儿。不过这里还是稍微有点远。” 周宇这回没有阻拦,自己运气好,能遇到这么优雅高贵的大天鹅要是不到近前看看可真就白活了。于是两人又是一通猛划,渐渐地接近了两只大天鹅的下方。 俩人顺着大天鹅的方向看去,发现在几丛打蔫的芦苇后面,突然出现了一个黄绿相间的巨大鸟窝,将近两米的高度,直径足有一米多粗。 哥俩揉了揉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相互对视一眼后,仿佛都能听到对方砰砰的心跳声。这他娘的不会就是天鹅窝吧?不过怎么会这么大个儿?天鹅窝啊,全世界有几个人亲眼见到过天鹅窝? 两人呼吸急促,双手发抖,歪歪扭扭地朝天鹅窝划去,用周手里的开山刀拨开水面上的断苇,轻轻向巨窝靠近。 俩人偷偷摸摸地来到巨窝近前,=这时周宇细细地打量起巨窝周围的环境。发现天鹅窝位置极佳,这里是苇塘中芦苇最茂密的地方,同时又是水深最深处,两只天鹅在这里筑巢,便于就近觅食洗浴,更便于隐蔽。如果不是俩人一时心血来潮、如果不是两只大天鹅一时技痒难耐,一般很难有人能发现和靠近这个巨窝的。 周宇接着又发现了天鹅巨窝更多的优点,它耸立在芦苇丛上端,通风凉爽干燥,视野开阔,可以享受周围芦苇嫩梢青纱帐的掩护,又能远离苇下陈苇枯叶的腐臭。到了盛夏,还可以躲避苇丛里蚊群的叮咬,以及水蛇的偷袭。如果小天鹅破壳出世,它一睁开眼就可以看见蓝天和白云。 尤其是当秋凉之后,天鹅南飞之前,它们又将隐没在蓬松如雪的芦花丛中。大小天鹅飞得再远,它们还能忘记自己如此美丽浪漫的故乡吗? 微风吹拂,满湖的芦苇随风轻摇,成千上万的苇梢弯腰低头。但是天鹅巨窝依旧岿然不动,它俯视着茫茫苇塘,和大天鹅一样散发着高贵、典雅的味道。 哥俩把身后的背篓放到筏子上,周虎做贼似的站了起来,用双手推了推巨窝,但是巨窝竟然只是微微的晃动了一下。 哥俩咋了咋舌,这他娘的是鸟窝还是碉堡啊?由于水清,两人往水里看了几眼,原来这只巨窝它虽然长在水里,但它的根却像古树一样盘根错节,深深地扎进湖底。 两人都知道成熟的苇秆任性绝对和竹子有一拼,还特别耐腐蚀,太平镇这一带农村人盖房子全都用芦苇做靶子,绝对能抵住百八十年的风吹雨打以及时间的侵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