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苇塘深处天鹅舞3(二更)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九十三章 苇塘深处天鹅舞3(二更)

(今天三更,求推荐、收藏) 看着眼前巨大的鸟巢,哥俩实在是忍不住想要一窥究竟,于是双双抠住巨窝,用开山刀在巢体上豁开两道缝隙,然后小心翼翼地爬了上去。 这回两人终于看清了巨窝内部的情况,窝底几乎是平的,而不是像家雀窝那样的深碗状。里面铺着一层细苇叶、散落着一些羽毛和羽绒,感觉特别柔软舒适。 窝底一侧卧着两只幼鸟,全身浅黄色的绒毛,不过样子嘛普通的简直不能再普通了,张着一双朦胧的小眼睛看着二人瑟瑟发抖。 周虎嘴里咬着根苇叶,嚼了几下后又吐了出来,不屑地说道:“二狗哥,要说这天鹅窝修建的真是不错,绝对是大工匠的水准,但是这两只小天鹅崽子嘛,我了个靠啊,长得也太磕碜点了吧?二狗哥,你说这能不能是母天鹅偷汉子找了个奸夫才生下这两只磕碜的小崽子?” 周宇在小的时候老太公就曾经有过最高指示:遇到事情的时候可以一忍、二忍甚至是再忍,但是忍无可忍时就无需再忍,直接放手干他娘的。 在周宇心中天鹅那是纯洁爱情的象征,更是代表了高贵优雅。天鹅一辈子只会拥有一个情侣,它们的感情可以说是至死不渝。当其中一个逝去时,另一个一般也会追随而去,所以在民间天鹅也有爱情鸟之说。然而就是这样情比金坚、感情专一的大天鹅竟然被周虎说成搞破鞋偷汉子,这事儿简直就是是可忍哥不可忍嘛! 终于听了周虎的这些话周宇是忍无可忍,贯彻执行了太公的指示,一个飞踹奔着周虎就去了。 周虎这时候正在想象着天鹅夫妻的三角关系,那成想可恶的二狗哥突然偷袭?由于被周宇的一只大脚狠狠地印在屁股上,在力的作用下周虎“嗷”地一声就来了个空中自由落体,把水面深深地砸下去一个大坑,当然也压折了不少无辜的芦苇。 周虎一个猛子扎了出来游到筏子边,抹了抹脸上的水气呼呼地问道:“二狗哥,你这又是发得哪门子疯?我只是念叨天鹅搞破鞋又没有说你,你生得哪门子气?” 还没等周宇说话,空中那两只高贵优雅的大天鹅早就被周虎的落水声惊醒了,在空中看到竟然有两个人类围在自己的家门口,要知道家里还有两个小宝宝啊!于是这两只大天鹅不要命地奔着二人就直冲下来。 看到两只大天鹅冲了下来,两人都也没当回事儿,充其量也就是两只大鸟而已,哪会有什么杀伤力? 但是当两只大天鹅飞到一半高度的时候,哥俩个全傻眼了。事前也知道大天鹅是一种大鸟,可是谁他娘的能想到这鸟会长得这么大呢?刚才在空中的时候看着还没觉得多大,可是当他们快要俯冲下来时两人才发现这两只天鹅足有家鹅两只摞一块儿那么大,而且现在还红着眼珠子张着嘴,要是被它们给来上一下子不死也得脱层皮。 周宇急忙抽出用来划水的长棍子向空中胡乱划拉着,嘴里催促周虎赶紧爬上筏子。但是这两只大天鹅就像是发了疯一样,根本就不管长棍落在自己身上,仍旧勇往直前的往下冲。 这时周虎也麻利地爬上筏子了,手里也和周宇一样拿着根长棍子一起对付着空中来犯之敌,看着这两只大天鹅不知好歹地继续往下冲,周虎攒足了力气举起棍子照着其中一只就抡了过去,顿时半空中洒落下片片羽毛。那只大天鹅晃晃悠悠地掉进了苇塘里,再也飞不起来了。 周宇一看气得肺都要炸开了,大声吼道:“三驴子,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天鹅的珍贵?你要是把这两只天鹅打死了,我看你也不用活了。” 周虎哭丧着脸说道:“二狗哥,我也不想这样啊,我也知道这鸟儿比较珍贵,可是咱现在给它脸它不要啊,我要是不把它打伤了就轮到我受伤了。兄弟我到底是个人啊,总不能没有一只鸟儿值钱吧?” 周宇撇了撇嘴心里有一句话怕伤着这小子的自尊没敢蹦出来,要单论价钱,十个三驴子绑一块儿也没有一只大天鹅值钱。 看到自己的伴侣被打落水中,两个小宝宝还处在虎口旁,剩下的那只大天鹅也豁出去了,哀鸣了几声后对着周虎就是一顿猛扑,最后被周虎一个不小心也给打落水中。 看到两只优美端庄的大天鹅顷刻间就变成了落汤鸡,周宇不忍的同时也有深深地无奈,这绝对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结果,自己对它们真是一点想伤害的想法也没有啊,但是飞禽毕竟不同于人类,只要你侵入到人家的领地就是侵略的信号,人家不攻击你才怪呢。唉,这事儿都怨自己,刚才要是忍住不踹三驴子那脚就好了。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这一说,现在筏子周围的水面上飘落着大量的羽毛,周虎也正在赫赫地喘着粗气,而巨窝里那两只小天鹅还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已经负伤了,这事儿到底该咋办? 想了一会儿周宇眼睛一亮,刚才太着急了以至于把自己的宝贝忘掉了,空间水、空间水啊!怀揣空间水、天下任君走啊! 原来自从知道空间液能治好斑斑的伤势之后,周宇就用空间水稀释了两滴空间液装在一个小塑料瓶里随身携带着,就是为了防备万一哪天自己点儿被受伤了可以及时得到治疗。今天这配好的空间水自己倒是没用上,反倒是这两只大天鹅先用上了。 拉着周虎哥俩把两只大天鹅捞上筏子,由于天儿体型巨大,筏子上根本装不下两人和两只天鹅,没办法周虎只好又跳进苇塘里。因为据说二狗哥要给两只受伤的天鹅治病,借口很充分,所以只好自己跳下来了。 不说周虎在心里怎么鄙视着自己,这会儿周宇正聚精会神地检查着大天鹅的伤势,这两只天鹅别的地方倒是没有大碍,只是一只翅膀和一条腿被周虎打断了,不时地从伤口处往外涌着血沫子。 这样的伤口要是不及时医治估计这两只大天鹅以后就废了,自然而然地那两只小天鹅就得饿死。这他娘的就是两棍四命啊。 心里大骂周虎狠心,周宇从裤兜里掏出小塑料瓶,往瓶盖里倒了些空间水,慢慢地把瓶盖凑到一只天鹅最前。这只大天鹅对着周宇哀鸣了几声,然后费力地把脖子扭向巨窝,看向周宇的眼神里露出哀求的神色。 周宇心里一颤,一股莫名的哀伤从胸口涌出,重重地点了点头情不自禁地说道:“你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孩子的,现在我给你疗伤,你配合一下。” 这会儿他也忘了这是两只天鹅而不是两个人,竟然用人语和人家交流。周虎在水里扒着筏子看着,心里直念叨二狗哥傻了,竟然对着天鹅说胡话。 但是不只是啥原因,可能是周宇的表情打动了那只大天鹅,听了周宇的话后竟然主动把瓶盖里的水喝光了,然后又朝周宇点了点头。 这一幕可是把周虎雷地不轻,这只天鹅也太聪明了吧?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找自己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