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苇塘深处天鹅舞4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九十四章 苇塘深处天鹅舞4

喂完一只大天鹅后周宇又倒了一瓶盖空间水喂给了另一只大天鹅,最后周宇干脆好事儿做到底,爬到巨窝里把两只小天鹅抱了出来也喂了几滴空间水。 周虎就趴在筏子边一直看着周宇给这一家子用药,眼里满是怀疑之色,末了实在是忍不住了便开口问道:“二狗哥,那啥你不是蒙古大夫吧?” 周宇一愣,随口问道:“啥意思?” “蒙古大夫就是号称能治百病,总之就是啥病都能治,但是最终结果都是往坏了治。” 周宇刚想反击,周虎一拍脑袋好像明白了什么,激动地指着周宇说道:“哦,我明白了,二狗哥你实在是太邪恶了,你给他们喂得是不是蒙汗药啥的?等它们被迷晕了你晚上再回来把它们偷偷运回去好杀了吃肉?二狗哥,你真是好狠的心呐,这么漂亮珍贵的大鸟你竟然忍心杀了吃肉?我耻于和你为伍!” “我靠,行啊三驴子,你小子这是想反咬一口啊,还他娘的蒙汗药?我一天到晚身上揣瓶蒙汗药做啥?打你闷棍啊?你还真敢说!” 自己的小心思被二狗哥揭穿了,周虎再也不敢得瑟了,但是一直呆在水里也不是个事儿啊?于是忍不住又开口说道:“二狗哥,这两只大鸟咋处理?你总不能让我一直呆在水里吧?到现在我估计已经被泡的胖了半圈了。” 周宇皱了皱眉头,这事儿还真就不好处理,总不能把它们扔在这里不管不顾的吧?要是这两只天鹅短时间好不了那岂不是全家都要饿死了? 想到这里周宇小心翼翼地说道:“三驴子,要不我们把它们带回家?” “啥?你说啥,带回家?我亲爱的二狗哥,你不是想弟弟我就这么游回去吧?天理难容啊!”周虎一激动这会儿也忘记自己是在水里,听了周宇的话就想一高蹦起对周宇指点江山,但是由于脚下使不上力,结果一使劲一下子沉到水里,咕噜噜地冒了几个泡。 喝了两口水的周虎从水里冒了出来,那表情简直都要哭了,自己上辈子指定是没做啥好事儿,才让自己这辈子有了这么一个恶魔般的二狗哥。 周宇嘿嘿笑道:“三驴子,你别激动嘛,不就是游回去么?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儿。这样吧,为了保住这一家子的命我们就把它们带回去养伤,等伤养好后再把他们送回来,这个由于筏子上地方不够,咱哥俩还是轮流下水吧。” 周虎觉得二狗哥下午说了很多话,唯独这句还像句人话,点头表示同意。 于是哥俩把天鹅一家子弄到筏子上安顿好,一人划着筏子一人在水里游着,顺着原路返回。 到了岸边,由于东西太多,由周宇在这里看着,周虎跑回去开车了。 因为两人在苇塘里待的时间太长,以至于他们到家的时候太阳都快落山了。 哥俩先是来到周虎家,太公坐在院子里歇凉,而三婶子正在忙活着晚饭。看到小哥俩抬从车里下来,公发出爽朗的笑声,大声说道:“二狗子、三驴子,你们到底打了多少粽叶,还值得开车去拉?” 周宇脸一红说道:“太公,粽叶倒是不少,但是还没多到用车拉的程度,主要是我们带回来几个特殊的东西,而且我们还弄到了不少野鸭蛋,您今晚的下酒菜可是出来啦。” “野鸭蛋?好好好,多少年没吃到这一口喽,今晚老头子就尝尝鲜,快拿过来我看看?”太公一听说有野鸭蛋,眼睛一亮,也懒得问那到底是啥特殊东西了。 周虎立马屁颠屁颠地从车里把一背篓野鸭蛋拿了出来拎到太公面前,太公看着满满一背篓的野鸭蛋脸上充满了回忆的表情,感慨地说道:“嘿,要说起这野鸭蛋当年还是我和你们几位太公的救命蛋呢。 那是四四年的时候,我和你刘太公他们被小鬼子跟在后腚追着跑,等到快跑到狼沽河时发现对面也被人家堵上了,没办法我们一狠心抱着一棵大木头就钻到了苇塘里。 你们也知道咱村苇塘占地广,而且小鬼子的气动船也钻不进去,我们仗着熟悉地形就和小鬼子在苇塘里和他们周旋开了。当小鬼子被我们偷袭了几回后就全撤了出去,转而在岸边设下重兵包围我们。 你们知道我们在苇塘里待了多长时间么?四十一天,整整四十一天呐!我们就浮在那根大木头上,饿了就找鸟蛋吃,那时吃得最多的就是这野鸭蛋了。嘿嘿,你们现在认为这鸟蛋有多好吃,要知道我们那时候吃得可都是生的啊!但是为了保住性命打鬼子,甭说吃生鸟蛋,就是吃鸟屎我们也能吃下去。 那会儿有两个兄弟本来带了枪伤,经过这四十多天的浸泡,一条胳膊和一条大腿就这么生生地烂掉了…… 解放后吃三两粮那会儿,村里有不少人为了打牙祭到苇塘里找鸟蛋吃,但是我那会儿不敢吃,甚至连看都不敢看,因为我一看到这鸟蛋就会想起我兄弟失去的胳膊和大腿。 不过这些年太公也想开了,话说我们这些人当年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和小日本子拼命地时候也没想着能活多久,虽然那两个老兄弟丢了胳膊和大腿,但是毕竟这条命保住了,其实也是赚了。 既然看开了,所以今天看到这么多的野鸭蛋太公就馋得受不了,几十年没尝过了啊,今晚得好好过过瘾。” 太公一通话下来,就连一向吊儿郎当的周虎都眼泪含眼圈的,三婶子二话不说拿来小盆捡了满满一盆准备晚上吃。 这会儿太公忽然发现两个曾孙子的衣服全都湿了,不禁疑惑地问道:“咦,你们哥俩不是带着筏子去的么?怎么衣服还湿透了?不是嫌热跳到苇塘里洗澡了吧?” 周宇摇了摇头,而周虎则点了点头,当看到二狗哥摇头后马上又变成了摇头。 太公一看这明显是有问题啊?于是眼睛一瞪大声说道:“你们两个小兔崽子是不是又惹啥事了?一个点头一个摇头的,真当老头子我老眼昏花好糊弄了啊?赶紧如实交代,否则我认你们,我这拐杖可不认你们!” 周虎脖子一缩,立马把进苇塘遇到天鹅的事儿说了一遍,不过在诉说的时候愣是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只是说是二人无意间给弄伤的。 太公和正在准备晚饭的三婶一听赶紧让哥俩把天鹅抬出来想要亲眼瞧瞧。虽然在周家村住了几十年了几十年了,但是也就远远地看过几次而已,如今可以近距离的看看,那还不得赶紧的? 经过空间水的治疗,两只大天鹅的伤处已经好了很多,早就不冒血了。 待到哥俩把两只大天鹅和两只小天鹅抬到院子里时,太公和三婶立刻就围着一顿猛看,即使他们都是大字不识一个的人,也不知道啥叫优雅啥叫高贵,但是一看到大天鹅眼睛也直了。 “乖乖,二狗子,你说这天鹅隔老远看就觉着很好看,没想到搁近处一瞅更了不得了,嗯~好看,这大鸟就是好看。”三婶在一旁听得一阵点头。 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周宇把背篓里的粽叶分给三婶一半,然后和周虎一起把大天鹅又给抬到车上,当然剩下的半背篓野鸭蛋也带着,让周虎帮忙给送到家里。 晚饭的时候,山葱和野鸭蛋浓烈的混合油香溢出两家,在周家村上空随风飘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