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鸡毛信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九十六章 鸡毛信2

这回真得是坏菜了,他娘的自打从舅舅家回来后自己就光顾着帮周家村弄红景天了,竟然把小王庄的事儿给忘得是一干二净。估计舅舅这几天是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自己的回信吧? 自己已经回来好多天了,到现在也没给舅舅送个信去,就自己舅舅那性子不会带着人来到周家村把自己按在地上揍屁股蛋子吧? 周宇是越想越害怕,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 都说好的不灵坏的灵,就在周宇内心忐忑不安的时候,场院前边突然传来一声大嗓门:“周家村的爷们们,你们看到周定国家里人了么?我找他们有急事儿。” 周宇觉着这声音有些熟悉便顺着声音向前看去,就见一位四十六七岁的山里汉子焦急地朝这边望着,不是四舅还是哪个? 王桂兰听着声音赶紧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把四哥领进棚子里,递给他一只毛巾问道:“四哥,你咋找到这里来了?是不是志江有啥事儿让你来传话?” 憨厚的四舅喝了口水后猛点头:“可不是么,志江书记听说我今天到山下办事儿,就托我带来一封信,说这是十万火急的事儿,一定要交到我大外甥手里。我看志江大哥说话时一副很着急的样子,怕误了事儿,一路几乎是跑着来的,哎呦,只是好悬没把我累死。” 说完就从身后的帆布口袋里掏出一封信扭扭捏捏地递给了王桂兰。 身后的众人看着这封信嘴角都禁不住向上翘了起来。这是一封用牛皮纸糊起来的一个大信封,不同之处就在于这个大信封上密密麻麻地粘满了鸡毛,这些鸡毛的颜色那叫一个鲜艳呐,估计是刚从大公鸡身上拔下来的。看到这么一封另类的鸡毛信大伙儿能忍住不笑才怪了。 这时候周宇也赶了过来,一看到周宇出现,四舅一把把鸡毛信从族姐手里拽过来递给周宇,抓住他的另一只手可劲儿地摇,嘴里激动地说道:“哎呀我滴天呐,大外甥我可找到你了,这封信是你舅舅让我捎给你的,你舅舅可说了这是火烧眉毛的大事儿,让你赶紧回话。 而且你舅舅要我给你传个话儿,叮嘱我一定要传到,否则他就不认我这个兄弟了。那个大外甥你可听好了啊,这话有些说不出嘴,不过这可不是四舅要说的,是你自己舅舅说得啊。” 看见手里这封满是鸡毛的信,周宇不用猜也知道是红景天的事儿。可是亲爱的舅舅啊,你至于弄这么多的鸡毛粘在上边么?按照鸡毛信的规格,就是地球要被毁灭了也用不着粘这么多的鸡毛啊! 看着四舅想说还有些不好意思说,周宇硬着头皮说道:“四舅,既然是我舅舅让你传话那你就说好了,我不会介意的。” 四舅紧张地看着周宇,见这小子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心里放松了些,可能是觉着下面的话确实有些重,老实巴交的四舅又解释了一遍。 “那个大外甥啊,你舅舅这些话呢确实有些不中听,四舅也是被逼无奈啊,你也知道你舅舅那个倔驴脾气,我今儿个要是不说回去后你舅舅还真就能不认我这个兄弟。那四舅就开始说了啊,你将就着听吧。” 说完顿了顿,脑海里想象着王志江说这番话时的语气一字一句地说道:“小宇,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小鳖羔子,回去这么多天了为啥还不来个信儿?是不是把舅舅的大事儿给忘了?要真是这样你个小兔崽子就给我等着,看老子不带人到周家村给你绑来栓到大树上吊你三天……” 周围这些周家村的汉子听了四舅巴巴地传达着王志江的话,眼里满是不屑。二狗子可是周家村的宝,自己村里的人稀罕都来不及呢会让你带人来给他抓走?这分明就是有骆驼不吹牛啊!在周家村把二狗子绑走?这个玩笑可是一点都不好笑。 四舅念完后感觉周围冷飕飕地,迎接他的赫然是周家村几十双发着寒光的眼神。就是再憨厚的人也知道人家这是不待见自己了,你说自己咋就接了这么个活儿?王志江啊王志江,你这是害死人不偿命啊! 忽然四舅脑袋一时清明起来,对周宇嘟哝道:“哎呀大外甥啊,这件事儿让我给办砸了,你舅舅在我临走前还特意嘱咐,说周家村人特别护犊子,让我和你说这些话的时候不允许有别人在场的,唉,你看这事儿弄得,都怪四舅一着急给忘了。” 周宇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弄不好这回得憋成内伤了。心里一个劲儿地呐喊着:“四舅呀四舅,你还能再实诚一些么?” 这时围在外围的周家村的乡亲们有得已经忍不住大笑起来,这位小王庄的兄弟真是实诚啊! 周宇这时哭笑不得地问道:“四舅,我舅舅还有啥要交代的么?” “哦,对了,志江大哥让你看完鸡毛信后给他回信,我马上就赶回山里给他送去。” 说完后四舅终于倒出时间来向四周转了转,待看到那一堆堆的红景天后嘴巴张得大大的,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我说大外甥啊,你们这里咋也有这么多的红景天?我滴个天呐,我说志江大哥这几天啥活也不干就领着各家的老爷们挨个山头穷转悠,让大伙满山地找红景天。你是不知道我们搜查地那个仔细呦,绝对比当年小鬼子进山搜索游击队员还要仔细。 我们大伙儿不明白为啥要找红景天就问志江咋回事儿,但是你舅舅总是牛眼一瞪就把我们顶回去了。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你舅舅所说的十万火急的事儿是不是和红景天有关系?” 周宇对着四舅摇了摇头,然后长吁了一口气,还好这个四舅还没实诚到家,竟然也猜到了和红景天有关,不过这事儿自己现在可不能告诉他,还是看完鸡毛信让他赶紧回去回话吧。 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卷烟纸,眉头上赫然写着“鸡毛信”三个树棍子般的大字。下面是一些树枝般的小字:“小宇,我懒得写字,该说的话我已经让你四舅传达了。我想告诉你的是这封十万火急的鸡毛信上面的鸡毛是我把你舅妈最喜欢的一只大公鸡给杀了之后得来的,为了这件事儿你舅妈到现在还不稀的搭理我呢。所以说我为这件事儿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你小子要是有心就把事儿给我办成了,要不你都对不起我们家的那只大公鸡! 速回信!” 周宇看得是哭笑不得,舅舅啊舅舅,你自己别出心裁地弄了封鸡毛信怎么还怪起外甥来了?谁让你去杀公鸡拔毛的? 不过舅舅这样做也确实是体现了他此时焦急的心情,于是从老妈手里借了纸笔简洁地写了回信:舅舅安好,大事已定,速挖! 然后就把信折巴折巴装进鸡毛信的信封里交给四舅,四舅也顾不得客套了,这个憨厚的山里汉子好像也琢磨到了一些东西,带着信兴奋地一路小跑离开了周家村。 待到四舅的身影小时候周定邦笑呵呵地狭促道:“二狗子你放心,如果你舅舅带人来周家村抢人,我们一定会护着你的,好歹你也是我们周家村人不是?哪能让你被人家在树上吊上三天? 不过三叔今天还真就开了眼了,乖乖,鸡毛信呐,而且还是粘满了鸡毛的鸡毛信,这得是多大的事儿啊?小王庄的王书记就是一个字儿,牛!” 周书记本来还想再调侃两句,但是看到人群里二嫂那冷飕飕的眼神,立马就偃旗息鼓转移话题了。 周宇这时候正郁闷着呢,没想到又碰上一个落井下石的主儿,心情简直就不用提了,那叫一个差呀! 大伙儿打趣儿了一会儿又投入到热火朝天的加工红景天的运动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