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空间一声响,豁牙兔子来登场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九十七章 空间一声响,豁牙兔子来登场1

晌午回到家后,周宇急忙找来电话想要给郭老板打个电话,以便把送红景天的时间定下来。 话说自己在明珠市花两千大洋买的电话自从自己回到村里后基本上就成了一个摆设,上面落了一层灰。好在这电话上电池还挺抗用,这都好几天了还剩下两格电. 周宇拨通了郭老板的电话,“喂,是周老弟么?这么久都没联系我,这回是不是有好事儿告诉我啊?”电话里传来充满磁性的男中音,郭云亮打趣着周宇道。 “周老板,您真是能掐会算呐,没有好事儿小弟哪敢打扰您?这个嘛我这边的红景天已经攒了不少了,五月节前我想给您送去一批您看方便不?” “一批?这么快?能有多少?周老弟,咱做生意的还能怕打扰么?我巴不得你天天来打扰我呢。你要是有存货我巴不得你现在就送来。”郭云亮爽朗地说道。 “我这边烘干好的红景天大概能有万儿八千斤,既然你方便我后天就给您送过去咋样?品质嘛和我上次卖给您的都一样,只高不低。” 听了周宇的话,饶是郭云亮一辈子都处事不惊的心态也禁不住内心狂跳不止,激动地问道:“周老弟,你可不能开老大哥的玩笑啊,真得有万儿八千斤?而且都是高品质的?” 周宇呵呵一笑道:“郭老板咱们这是做买卖,我哪能瞎说呢,这样的玩笑我可不敢开。” “那行,你就后天上午把手里的红景天送到县城来,不过你尽量早点来,要是来晚了被一些小贩盯上了能把你烦死。” 周宇点了点头应允下来,心里暗攒郭云天是个真正的买卖人,办事果断还能为对方着想,这一点最为难得。 吃完晌饭一家三口在院子里歇凉的时候,周宇把要在野鸡岭盖几间房子住在那里看山的事儿和老爸说了一遍,周定国听后点了点头说道:“小宇啊,这事儿你不提我都想和你提了,现在的山里不比前些年,那时候人穷也没吃的就一天到晚惦记着山里的动物,那时候你走遍野鸡岭也不会见到几只兔子。 但是这些年就不同了,大伙儿最起码也能吃饱喝足了,就一门心思想着怎样才能把庄家种好多换点钱花,至于山里的动物就没人惦记了,再加上山里物产丰富,所以这些年山里的动物越来越多,你在野鸡岭种庄稼还不去看着不被糟蹋光才怪呢。 要说盖房子么你大彪哥那会儿我记得盖了几间房啊?但是咱们去种地的时候咋没看到呢?难道是扒掉了?不对,就你大彪哥那性子肯出力扒掉才怪呢。” “当家的你咋老糊涂了?大彪子那时候不是说为了每天都能看到日出,所以才在野鸡岭的东头盖得房子么?我记得是四间平房,还带一个小院的。不过这事儿已经过去六七年了,也不知道那几间房子还能不能住人。” 周定国一拍额头猛然想了起来,可不是么?大彪子承包的水塘在野鸡岭南坡,但是看塘子的房子却是建在东坡,还美其名曰每天和太阳一起起床,他娘的这也是个令人头疼的混蛋呐。 周宇听了这些事儿之后心里忍不住嘎嘎直乐,大彪哥就是大彪哥,永远不走寻常路,还是这么的有个性啊。 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外面仿佛下着火似的,本来周宇马上就想去野鸡岭看看房子来着,但是被心疼儿子的王桂兰给拦住了,反正也不差这半天,还是明儿早上风凉的时候再去好了。周宇没有拗过老妈,在家里过了一个悠闲的下午。 晚上睡觉前周宇习惯性地又进到空间里,谁知道进去后把周宇给造愣了。空间里明显比前几天压抑多了,空气变得越来越浓稠,深吸一口气后感觉吸入的不是空气而是像牛奶一般的浓稠液体。但是吸了几口气后就感觉浑身的细胞都像是被洗的一尘不染,感觉通透极了。 斑斑和大红二红就在水池边不安地走动着,嘴里还不定时地发出尖叫声,好象有什么事儿要发生一般。 周宇哭丧着脸出了空间,这空间可千万不能出事儿啊,要知道这玩意还在自己身体里呢,万一要是出点事儿或是炸了那自己保证连根毛都剩不下,可是眼前的景象像是能不出事儿的样子么? “反正这事儿自己也控制不了,该死该活鸟朝上,完了就拉到,二十年后老子还是好汉一条!” 到底是一众太公带出来的周家村的儿郎,对自己就是有股狠劲儿。 对自己进行了一番催眠后周宇感觉好了很多,这时候竟然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但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更何况一直在做好事儿的周宇,哪能没有一些事儿要他挂念呢?这会儿他想到了很多人,把自己哺育长大的老爸老妈,拿自己就当亲生儿子般的舅舅舅妈还有三叔三婶子、以及把老辈人的爱都给了自己的太公和姥爷,还有自己那操蛋的大彪哥和混账的三驴子,还有可爱的表妹,对了还有那个仙子妹妹柳青青,至于大奶牛,唉算了吧,还是留给三驴子想吧。 就这样周宇患得患失、稀里糊涂地进入了梦乡。 周宇做了一个有史以来最为荒诞的梦,他梦到了混沌初开、乾坤始奠,日月星辰的出现以及四季的演化,后来更是目睹了生命诞生的整个过程,内心充满了对生命的感动,双目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就在这时周宇的脑袋”砰“的一声,仿若炸雷般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梦中的周宇倒是不用长期承担这份痛苦,一下子就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周宇慢慢睁开了双眼,也不动弹,静静地思索着刚才的梦境。梦中的情景是那样的真实,仿若触手可及般清晰。 “嗯~~?有些不对劲儿,这头怎么还是感觉有些疼呢?难道刚才炸裂般的头疼不是做梦?” 想到这里周宇转动了几下眼珠,看了看上面熟悉的天棚,确信自己这是在家里。 看来自己刚才脑袋的剧痛应该是真得,如果是做梦的话现在不可能还有余痛,不过自己的身体一直都是很健康的啊?更别说脑袋这种痛法儿了,简直就是前所未有。 由于事情发生的比较突然周宇忽东忽西地想了一阵子,冷不丁地联想到自己睡觉前空间的一些变化,心里不禁骇然想道:“难道是空间炸了?这下可玩完了。”于是急不可耐地心里默念着空间, 但是事情没像周宇想得那样,随着意念在周宇心中浮起,周宇竟然又来到了空间里。 当看到空间里的景象时周宇几乎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使劲儿地掐了几下大腿,感觉阵阵疼痛时周宇这才相信自己不是在刚才的梦里,而是真真切切地来到了空间里。 空间和睡觉前相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周宇周围原本还弥漫着的淡淡的薄雾不见了,变得异常清新明亮。而原本只有一亩多地的空间现在扩大了十倍不止,除了脚下的原本一亩多地没有啥变化外,空间竟然向其它三个方向分别延展了好几里地,而且原本还光秃秃的空间这会儿也是绿意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