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空间一声响,豁牙兔子来登场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九十八章 空间一声响,豁牙兔子来登场2

最令周宇惊叹不已的是延伸出来的这片土地上有不知名的绿色苔藓类的植被,而且还有一些半人高的小土包和一些坑坑洼洼的小水坑,除了没有动物外简直就是一个袖珍版的平面星球。 压抑着内心的不安,周宇快步来到空间水池边,看到池水和那一小坑浓绿的空间液安然依旧,一丝变化也没有,这才舒了口长气。这两样东西现在对自己用处最大,只要它们还在一切都好说。 内心安定下来的周宇在延伸出来的土地上走了一圈,新延伸出来的土地足有十几亩大小,地皮上长满了类似苔藓的绿色植物,其间分布着不少小土包和大大小小的水坑,里面的水也是清澈透明。除开这些这片土地的边缘处依旧是灰黑色的浓雾翻滚着,瞧不见里面的情况。 结合刚才的梦境,周宇心里默然,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开天辟地?可是这不应该是件很牛逼的事儿么?怎么着天地也得有些异象啊,例如出现两个太阳或是空中出现几只金龙凤凰啥的。怎么轮到自己就只是脑子里被炸了一下,而且只是开了十几亩大的弹丸之地?这也太逊了点吧? 还有刚才做得梦是咋回事儿?难不成空间是活的?到了要开辟天地的时候托梦给自己? 总是周宇现在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怎么想他也想不明白,别说他想不明白,估计这事儿放到地球上任何人的身上也没有能想明白的。 但是周宇那是啥人?明知道自己可能要出事儿了甚至已经做好死亡的准备时还能呼呼大睡,他的心得有多大?所以没过多久周宇刚开始的一丝小郁闷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巡视完自己的领地后周宇心里很难受,因为他没有看到斑斑和两头大野猪,联想到空间变化前三个家伙的不安,周宇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因为除了花花外,这三只听话的大家伙是他唯一可以分享空间秘密的三个伙伴了,不知不觉间已经成为了他内心的某种寄托。 “难不成这三只大家伙遇着啥不测了?”悲愤万分的周宇于是扯开嗓子大喊起来:“斑斑、大红、二红、斑斑……” 一声声杜鹃啼血般的嘶嚎在空间里回荡着,足以让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 但是喊了几遍后空间里能喘气儿的还是自己一个人,就在周宇以为三个充满灵性的大家伙已经永远离开了自己的时候,从前方的灰雾里大红二红呼哧呼哧地跑了出来,当然后面还跟着慢腾腾的斑斑。 看到前方的周宇,大红二红欢实地哼哼了几声跑得更快了。来到周宇身边后便围着周宇一个劲儿地撒着欢儿。 看到两头大野猪也就健壮如斯,周宇的心情一下子由阴转晴,狠狠地朝两个大家伙身上拍了几下,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和两只大野猪亲近了一会儿,周宇又朝前方看去,斑斑这只大王八速度也太慢了,依旧不紧不慢地朝着这边爬来。 “咦,不对劲儿啊?斑斑的王八壳上那一坨黑乎乎东西的是啥?”周宇使劲儿地抹了抹眼睛,不可思议地自言自语道。 随着斑斑的越来越近,周宇这下终于看清了那一坨黑色的事物,下巴好悬没咧掉了。 “兔子!他娘的那坨东西竟然是一只黑色的兔子!” 周宇一机灵好悬没吓趴下,自己敢向三清道祖、观音菩萨以及漫天的神佛发誓:自己往空间里带过狗带过王八也带过野猪,但是绝对没有带过兔子。 可是这只兔子咋解释?难道说空间里开天辟地把这只黑兔子给劈出来了?而且斑斑那是一般的王八么?那可是活了悠长岁月开启了灵性的,自己想要骑它也得好好商量一番,更不要说其他人了。而现在是个神马情况?斑斑不仅让这只黑兔子骑在王八壳上,而且怎么还感觉这家伙其乐无穷呢? 看到斑斑快走到跟前了,周宇这才细细打量着那只黑兔子。 要说这只黑兔子长得也不大,应该还在青少年阶段,也就二三斤的样子。但是与其它兔子不同的是这只兔子的毛皮一水儿黑色,那叫一个黑呦、那叫一个亮呦,就像一面黑色的镜子一样光滑无比,苍蝇在上面嬉戏打滑梯绝对没问题。而且那毛皮上一根杂毛都没有,根根油光赞亮。 除了一身黝黑发亮的毛皮外,这只小黑兔长得也实在是可爱得有些过分。就见它支棱着两只长长的尖耳朵,两只红宝石般的大眼睛咕噜噜地眨巴着,扁平的鼻子下面露出特有的豁牙。 由于斑斑行走地非常缓慢,所以背上也是十分平稳,这时候那只小黑兔就神气活现地直立坐在斑斑的背上,当路过堆放瓜果的地方时,这只小家伙眼睛张得大大的,顿时一道道晶莹的液体顺着豁牙处就淌了下来,末了还用两只小前腿擦了擦嘴。 看到小家伙这一系列人性化的举动,周宇着实喜欢得不得了,虽然不知道这个小家伙是怎么生出来的,但是它绝对是空间里出现的第一个活物,如果以后空间里还能继续出现小动物啥的,那这只小黑兔绝对是它们的祖先了。 想到这么小的兔子就能成为祖先周宇也禁不住笑,这时候斑斑驮着小黑兔已经来到周宇的跟前。 憨厚的斑斑一看到周宇便欢实起来,朝周宇欢快地点头打着招呼。然后把头转向背上的小黑兔两只动物无声地交流了一下。按周宇的理解无非就是斑斑告诫小黑兔来拜拜码头,毕竟自己是这个空间的老大嘛。 再者如果说这只小黑兔真是空间所生,那从理论上讲自己还是它的爸爸呢。嗯~~,不对,如果这样那自己岂不是也成了一只兔子?而且还和一只母兔子那啥才把这只小家伙生下来? 想到这里周宇不寒而栗,这亲戚果然是不可以乱认的啊! 就在周宇自己在心里瞎琢磨的时候,两只动物已经交流完毕,就见那只小黑兔后腿使劲儿一蹬,像一阵风似的一下子就跳到周宇的怀里,周宇也情不自禁的一下子就把小黑兔抱住了。 还没等周宇缓过神来,一接触到小黑兔的瞬间,周宇竟然感到和这只小家伙有着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仿佛它的快乐与苦恼自己都能感知到。 怀里的小黑兔一蹦上周宇的怀里就不下来了,眯着眼睛好似在享受什么,当周宇看向它时,这个小家伙才睁开眼睛咧开豁牙露出一副极度瘆人极度磕碜的笑容。 刚才小黑兔没笑的时候再配上一副活灵活现的表情,那副可爱的萌样绝对可以秒杀无数人的眼球,但是当它咧开豁牙这一笑完全就变成了一副贼头贼脑的磕碜样,两种巨大的反差雷地周宇随手就把小黑兔给撇了出去。 说句良心话,不是周宇真心想扔,而是冷不丁地在自己怀里看到这一副豁齿獠牙的磕碜样任谁都得扔出去。 把豁牙兔扔出去之后,周宇心里就后悔起来,赶紧顺着小黑兔做抛物线的方向跑去。 要说这只空间产出的豁牙兔的体质真不是盖的,被周宇扔了几米远落地后,这只小家伙一骨碌就爬了起来,先是贼头贼脑地朝四周看看,发现那个不良的家伙还没跟过来继续迫害自己时,又四脚朝天地躺在地上闭目养神。 当周宇追到它近前时,豁牙兔一高蹦起来就想跑,但是凭着本能它感觉和眼前把自己扔出去的家伙很亲近,尤其是呆在他身上的那种感觉,简直就是舒服得要死啊!于是小家伙也不跑了,而是一脸警惕地看着周宇。 看到小家伙这么警惕自己,周宇不禁一阵苦笑,心里啐道:“谁他娘的能想到这只死兔子笑起来会这么磕碜这么瘆人?要说磕碜点也不是你的错,可是你他娘的跑到老子怀里来吓人就不对了。 再说这他娘的还是兔子么?就是小孩子也没这么聪明吧?而且也没听说谁家的兔子能蹦的这么高啊?看样子自己以后又多了个小祖宗啊!” 为了缓和自己与这只小家伙的关系,周宇硬是露出了二十几年来最为灿烂的笑容敞开双手向着豁牙兔慢慢靠近。小家伙被打动了,任由周宇把自己抱在怀里,眯缝着眼睛在那里享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