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操蛋的动物们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九十九章 操蛋的动物们

第二天天刚亮,周宇就早早地起来了,由于空间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再加上豁牙兔趴在周宇身上打死也不下来,所以周宇这一晚上也没怎么睡觉,净在空间里教育豁牙兔了。 自从家里出现一只战斗鸡之后周宇就没用再用别的家禽来做实验,一山不容二虎,要是再多出几只像战斗鸡那样的战士,院子里非乱套不可,周宇可不想过鸡毛鸭毛满院飞的日子。所以那只战斗鸡就成了院里家禽界唯一的老大。 这不周宇刚出门,就见到那只大公鸡挺胸昂头、神情高傲地在院子里散着步,两侧跟着鹅老大和鸭老大,当然身后免不了跟着一群捧臭脚的。看那架势嚣张地不得了。 看到周宇出来了,大公鸡也顾不得这些小弟了,立马跑到周宇跟前“喔喔”地叫了两声,那姿态要多低调就有多低调,周宇不好意思让人家热脸贴个冷屁股,无奈地把身上的空间水取出来喂给这家伙几滴,战斗鸡喝完后立马就把周宇撇在一边兴高采烈地跑到那群小弟当中耀武扬威去了。 周宇这个憋屈呀,你说这是啥鸡?感情求着自己了就放低姿态屁颠屁颠地往自己跟前凑,这一用完了立马就远走高飞不搭理自己了?这分明就是一只白眼鸡啊! 不过周宇还是很大度的,没有和战斗鸡斤斤计较,而是来到天鹅窝前想看看两只大天鹅恢复的咋样了。 天鹅一家子这两天在老周家住得很舒服,真正过上了饭来张口的日子,而且周定国父子生怕家里的饭菜不合它们的胃口,还特意到苇塘里打了一些新鲜脆嫩的苇叶和苇根子喂食他们,一家四口这两天愣是增肥了一小圈,尤其是两只长得磕碜的小天鹅那一身小羽毛也变得光滑起来。 经过连续两天空间液的调理,两只大天鹅身上的伤好了大半,除了不能飞得太远外一切都已无大碍。 这会儿一家四口正在窝边玩耍着,两只大天鹅神态安逸地用旁边水盆里的水在给两个宝宝梳理羽毛。看到周宇来了两只大天鹅欢快地叫了几声,两只小家伙也不管身上还带着水,一个劲儿地在周宇身边磨蹭着。 要说周宇这两天最大的收获就是用心和空间液彻底收服了天鹅一家的心,现在聪明的它们看到周宇就和见着同类差不多,对周宇绝对不设防。 探望完天鹅一家,周宇又来到后院看看三只小野猪崽儿,从昨天开始周宇就给三只小野猪喂食空间液了,这三只小家伙可是以后巡山队的主力队员,智商低了可起不了啥作用,所以用空间水稀释的空间液就成了他们仨这两天的饮水。 三只小家伙现在长得是圆滚滚的,背部从脖子到屁股长着几道深黄色的纹路,娇憨可爱的不得了。这三只小家伙现在也初步有了些灵性,看见周宇来了一个个围着栅栏哼哼着,似乎想要出来和周宇亲热一番。 周宇照例给这三只小家伙喂食了一些空间水,心里很是无耻地期待这些小家伙早日长大,争取能早些参加到巡山这样伟大的事业中来。 把家里这些重点的活物喂食完天色也明亮起来,老妈也做好了早饭招呼着周宇赶紧吃饭。因为今天儿子要到野鸡岭看看东山坡那几间房子,要是再等一会儿这日头可就要开始晒人了,还是早点吃了饭趁着清凉的时候走最好。 吃过了老妈做得小米地瓜粥和几碟小菜后。在老妈的催促下周宇一抹嘴扛着铁锨就出门了。现在正是薄雾散尽、金霞洒满天的时候,也正是一天当中空气最清新的时刻。呼吸着没有一丝杂质的空气、感受着浑身的凉爽,走在河边的周宇是神清气爽。 由于今天的事情很多,周宇没有像往常那样一步三晃地用心欣赏着那些天然原始的美丽风光,而是疾步快走地来到野鸡岭东坡。 果然在朝霞的映射下,几间平房坐落在几棵歪脖树之间,房顶上和院子里都长满了蒿草,搁远处根本就看不清真容。 周宇怀着仅剩下的不到百分之一的希望踏着脚下的蒿草来到平房跟前,好在这几间平房的墙体都是用大青石垒起来的,虽然经过了六七年的风吹雨打加日晒,依然有力的矗立在那里。 房间的门窗都已经腐烂了,房间里也长了不少青草。屋顶都是用红松木做得顶梁,显得还是很结实,至于漏不漏雨就不知道了,不过即便是漏雨只要再稍稍地修葺一下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想象着大彪哥当年就在这花海边看鱼塘,早晨迎着朝霞、伴着花海开始一天的劳作;黄昏时则踏着夕阳、听着松涛阵阵结束一天的劳作;到了晚上月上枝头,独坐于花海间嗅着醉人的花香,伴着清风明月……这种生活是何等的惬意与逍遥啊! 想着那逍遥自在的生活,周宇都醉了,硬是站在原地几分钟没有动弹一步。 憧憬了一会儿后,周宇沿着院子的栅栏又走了一圈,幸亏大彪哥当年舍得下本钱,这些栅栏清一色的都是由碗口粗的远目围成的,现在依然结实的很。可见大彪哥那勇猛无敌的外表下也有一颗怕死的心,要不是害怕自己在睡觉的时候野兽冲进来把自己给吃掉,至于用这么粗的圆木来围栅栏么?大彪哥可不是啥有钱烧得睡不着觉的主儿。 野鸡岭上最让周宇高兴的还是那一水塘的细鳞鱼苗,应该是浇了空间水的缘故,那些小鱼苗长得那个欢实啊。周宇在水塘边捞起一条看了看,发现鱼苗已经长了不少,比前几天大了能有四分之一左右。而且水塘里也没有死鱼苗出现,看来用空间水养鱼这效果也是刚刚的啊! 心情舒畅的周宇这会儿想到了空间里的四个常驻居民,于是一个念头来到空间里。 经过昨晚的巨大变化,空间里这会儿已经算是山清水秀了,尽管都是微型的,但是也比变化前好多了。 恰巧四个家伙都在外面,豁牙兔这回更是坐在了大红的背上,不过那姿势嘛依然是直立而坐,而且两只前爪竟然还捧着一块红景天的根子在啃着,啃完后旁边恭候而立的二红立马屁颠屁颠地用大嘴又撕下一块咬着递给豁牙兔,这个小家伙一副当仁不让的架势接了过来继续啃着。至于斑斑嘛这时候自然也和它们在一块儿,因为那个红景天的大根子此时就放在斑斑的王八壳子上。 此情此景看得周宇是满脸黑线,他娘的这只豁牙兔想要干啥?怎么这么腐败?竟然还骑在别的民族的动物身上作威作福,这绝对是封建主义思想在作祟啊,这可要不得!关键是作为主人的自己还没享受到这种待遇啊!这叫自己心里如何能平衡? 而且看这家伙的架势绝对不是个好鸟,应该是个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的主儿。 “唉,为了让它早日成才,自己只有狠下心喽。” 相信棍棒教育的周宇二话不说,一阵风地冲到二红跟前一下子就把豁牙兔抓在手里,另一只手抡起来照着这货的屁股上就是几巴掌。 看到主人发火儿了,大红二红和斑斑耷拉个脑袋不敢吱声了,豁牙兔则被揍得直咧嘴,又露出了那难看的三瓣嘴,两只后腿儿在空中胡乱的蹬着,在做着垂死挣扎…… 教训了一通豁牙兔后周宇心里爽快至极。自己小时候就是被这样教育的,你看现在自己不就变成了一个有理想、有文化、有道德、有纪律的四有新人么?这兔子和人应该一样,不打不成才啊!相信经过一番肉体的锤炼后豁牙兔的思想一定能够得到升华。